《濰城遺客》[濰城遺客] - 第2章 傾城絕色

京城之下中樞之上,落座最繁華的飯館 「借問酒家」。這飯館名字雖然起的詩意高雅,但依舊逃脫不了世俗金錢的誘惑:能在這裡吃一頓飯,不是達官貴人便富可敵國。

楚玠跪坐在「借問酒家」二樓之上某個包間的軟卧之上,卧榻上鋪着一層白雪般的鵝毛,瀰漫著春風般的溫暖。卧榻旁香爐裊裊,幔帳隨着爐火搖曳生姿。卧桌上擺着十二道熱氣騰騰的菜肴,光聞氣味都會讓人垂涎三尺。

望着面前的美味珍饈,楚玠有些茫然,很顯然,他不相信自己的那幾個銅幣能換取這麼豐盛的晚餐。

夜廉脫下了茜戎絳被,剩下玄青絲絛點綴的紫色外服,墨色長發柔順垂下,在燈座燭火的加襯下顯得愈發邪魅。

夜廉拿着筷子,給楚玠碗中夾去一隻麻辣蝦仁:「嘗嘗?」

「…謝…謝謝。」楚玠攏了攏衣袍,確保苼蔓不會露出被人察覺,才拿起筷子望着碗中的蝦仁。那大蝦被炸得外酥里嫩,又與辣椒粉相配得當,透着食物的誘惑。

夜廉見楚玠光謝不吃,噗嗤一聲笑出來:「怎麼,還怕裏面投毒不成?」

楚玠才不畏懼毒藥。苼蔓是邪物,它能辨認出毒物並會主動傳術法警告楚玠。如今苼蔓宛若死物般安靜地纏繞在楚玠手臂上,食物里斷然沒有毒。

楚玠吃掉了碗里的蝦仁。

夜廉在榻側手肘撐頭,微眯眼凝着楚玠:「還不知公子姓甚名誰?可有門派家人?」

楚玠:「在下楚玠,…沒有門派,沒有家人。」

夜廉假意驚呼:「無父無母,無門無派?」

楚玠皺眉。

偏生夜廉將他的隱忍盡收眼底,卻依舊假意不知,輕嘆一聲:「孤立無援吶!」

楚玠:「不知閣下這是真心想請在下吃飯,還是想效仿一下鴻門宴?」

夜廉笑笑,便自我介紹起來:「我叫夜廉,是這家飯館的掌柜。」

難怪他可以若無其事走進這家「借問酒家」。

被套了話,也難免套一套對方,楚玠一笑:「除此之外,閣下若說自己再沒別的身份,在下是不信的。」

「好吧,我還曾是陰容谷少主。」夜廉毫無波瀾地說著。

「陰容谷……。」

陰容谷是凌駕四仙山以外特殊的存在。四仙山建立四個門派,分別是宜光峰、榮楣山、金祈宗和道明殿。傳說陰容谷盛產毒物,瘴氣、戾氣等主宰了人界嗔痴貪厭,凡世評價,每一屆陰容穀穀主都是不擇手段的嗜血魔頭。

「世人都說……」楚玠望着夜廉深黑色的眸子低聲言語:「陰容谷內出生的人,主殺伐,噬肉骨,是戰亂而生的死神。」

「戰亂而生……若無貪婪痴念,哪來的亂世之戰?」夜廉看向楚玠的眸光少了不久之前的趣味,多摻雜了些兇狠和暗諷:「神明因和平渡世,死神由末世而生。」

楚玠垂眸,攏了攏衣袖打算離開:「今夜多謝夜廉閣下款待,江湖路遠,有緣再見。」

夜廉未動半分,「借問酒家」的一樓傳出**輕歌曼舞的喝響,鶯啼婉轉,盈盈生姿。

楚玠在夜廉的注視下下了卧榻,走出幾米後,竟發現自己的身子毫無力氣,軟綿綿地握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