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之尊》[萬界之尊] - 第4章 藏在暗處的貓

小玲看着撒丫子往家裡跑的謝盛,背影漸漸的越拉越遠

「你跑這麼快乾什麼啊?!」

看着夕陽下奔跑的身影,小玲氣的跺了跺腳,

此時謝盛心無旁騖,耳邊全是風呼,兩隻腿掄圓了往家裡趕,心臟在胸膛里急速跳動,面部充血,張着嘴大口喘着氣。

老劉頭,你一定沒事的一定!

謝盛在田畔上狠狠的絆了一跤,咕嚕嚕的插在了稻田裡,將頭拔了出來,抹了兩下臉上的泥土

回家!老劉頭和我的家!

謝盛腿上像是灌了鉛,每一步都像在搬着腿行走,不安感在心裏如粘稠煙油,緊緊的裹着謝盛

劉老頭一臉黑線的看着將門沖的東倒西歪的謝盛,又看了眼土鍋里的雞,覺得還不如喂狗

「你小子怎麼回事?怎麼這麼毛毛躁躁的了」

劉老頭擺出了長輩架勢,將手裡的乾柴放在土灶旁,謝盛趴在了地上,有上氣沒下氣的喘着

「怎麼回事?」劉老頭有些焦急

「被人欺負了?」

謝盛用胳膊撐着膝蓋,勉強站了起來,「啊哈哈哈,你沒事實在是太好」

劉老頭看着這有些瘦小的身影,滿頭的泥水,一雙圓溜溜眼睛裏流出兩道摻着泥土的淚痕,嘴咧的大大的,牙倒是還算乾淨

劉老頭正想開口說話,謝盛突然撲了過來,「啊哈啊哈」

劉老頭看着在懷裡急喘氣的謝盛,「你小子別抹我身上啊!」

「快點去河裡洗一洗,正好你這衣服有幾天沒換了」

「太累了,不去」

「嘶,你小子」

謝盛下半身癱在地上,靠着火灶,一臉無所謂的瞅着劉老頭。

謝盛接過劉老頭遞的涼水,仰頭一口乾下去了一半,邊打着水飽邊說道「老劉頭啊,你等一下還有什麼事嗎?」

劉老頭撇了一眼謝盛,將折好的木柴放在火灶里,「天黑了不睡覺,我能有什麼事?」

「哦,你不去看看稻田果林洗澡澡嗎?」

「你小子還管上老子了」老劉頭不再作答,拿着小木棍佯怒的要打謝盛

謝盛急忙站了起來,往院外跑去,

「你小子,天這麼黑去幹什麼?」

「去洗個澡」謝盛往後大聲回道

謝盛緩步走出了院子,在心裏不斷的呼喚着「人臉!人臉!人臉!!!」

預想中黑暗沒有降臨,謝盛的呼喚越來越焦急,心裏的不安越來越放大

「恭喜,這是你第三次改變未來」

聲音響起,籠罩在謝盛四周的聲音,無比清晰

謝盛狠狠的擰了自己一下,看着烏黑的小臂,謝盛在心裏想到「我在心裏說話你聽得到?」

「可以」

謝盛一邊在河邊清洗着頭髮,一邊心裏默默道「我還可以知道些什麼」

「我想這些應該是你想知道的」

「說」

「你是謝盛」

「?」謝盛在心裏打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現在的你,身體里有兩個你」

「你的意思是?」

「混跡在黑道上的你,大山裡懵懂無知的你」

「那一個死過之後的謝盛,附在了我身上?」

「不,是更為簡單的融合」

「融合?」

人臉聲音頓了一下,「你所擁有目前所有敏銳的觀察,自來於你心中那個黑道謝盛,而你現在所剩下的柔軟,是還在大山中的你」

「我心中的不安?」

「那是另一個謝盛的能力」

「我不是重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