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你家王妃又作妖了》[王爺,你家王妃又作妖了] - 第8章 為了見我未過門的妻子了

「母親,你看看父親,居然為了夏暖兒那個小賤人凶我。」夏之雲還在發大小姐脾氣。

「好了,雲兒,我們先回屋。」池舒蘭看出夏涵衍的心情不是很好,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和他衝突了。

反正目的也達到了,自己的女兒不用嫁給宣王那個廢物王爺了,以後自己的女兒是太子妃,將來還會是皇后,想到這裡就覺得開心。

「母親。」夏之雲被池舒蘭拉走了,心中有些不滿。

”傻丫頭,你父親現在的心情不好,你和他爭論什麼,反正事情已經定下了了,夏暖兒那死丫頭必須嫁了,至於江詩雨和那個小崽子我們慢慢對付。 ”池舒蘭眼漏凶光。

「而且,你現在不躲開萬一那個廢物王爺過來看中你怎麼辦啊?」

「我們雲兒長得閉月羞花,這麼美,誰看了都會喜歡的,要是他看到你在看夏暖兒那個死丫頭肯定不會娶她的。」池舒蘭對夏之雲也真是迷之自信。

夏之雲雖然長得也是漂亮的,但是始終只能算是小家碧玉,而且她的眼睛裏多是目漏凶光。

整個人看起來就會讓人心生畏懼,這多半是因為從小無理驕橫的結果。

夏暖兒被人拖到房間里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然後就給她梳洗打扮。

宣王人也到了主廳,其實他是想看看夏涵衍能有什麼法子應對皇上的指婚。

其實自己倒也對着夏家無感,但是如果這樣能讓太子對夏涵衍之間有芥蒂也是不枉費自己來這一趟。

夏涵衍雖然不是宣王一黨,他也看不上宣王,但是自己畢竟是臣子,對宣王的態度自然是恭敬的。

說實話,夏涵衍對宣王的印象也一直因為當年年幼的宣王管了自己的家務事而不太好。

這些年自己逐漸有了權勢可以和宮裡的人有了來往,才知道原來這個宣王只是一個不受寵的閑散王爺。

而且平時朝堂的事情宣王也極少參與,所以夏涵衍一直與宣王沒有什麼來往。

以前就連太子都不把他放在競爭對手的行列里,這一年的時間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讓皇上對他頗為讚賞。

「夏大人,是不歡迎我嗎?」宣王已經走到內廳,可是夏涵衍還一副心事重重樣子。

「王爺,哪裡話,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夏涵衍立刻起身對着宣王行禮。

其實這一刻夏涵衍內心是挺多想法的,也不知道夏暖兒那丫頭肯不肯乖乖配合,要是太子知道了宣王登門拜訪會不會對自己心生芥蒂…….

「知道就好。」宣王倒是不客氣直接坐了主位上。

「快給王爺看茶。」夏涵衍對着下人擺擺手。

「坐吧,不用拘謹。」宣王拿着自己的摺扇打開扇風。

「王爺,此次前來是否是…….」夏涵衍覺得宣王可不是單單為了見他的女兒,這也許就是挑撥離間。

人們都說宣王無心朝事,可他看來好像這宣王才是那個黃雀。

日後自己還是要多加小心,如果夏暖兒可為自己所用嫁個他,那不管以後是誰做了皇上,自己都不用擔心了。

「我當然是為了見我未過門的妻子了,不然還能是為了什麼呢?」宣王把扇子折了起來,「夏大人覺得呢?」

「王爺,恕罪,下官怎敢揣測王爺的心思。」夏涵衍聽了宣王的話,立刻準備下跪。

「哎,都說了,一家人,夏大人這是做什麼?」宣王伸手扶住想要下跪的夏涵衍。

就在兩人說話間,夏暖兒也梳妝打扮好出來了。

宣王看到眼前的女子,膚若凝脂,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嫣紅的櫻桃小口,彎彎的柳葉眉,顯得純真而可愛,兩個淺淺的酒窩,美的不可方物。

夏暖兒一身火紅的衣服,如同跳躍的火焰般,充滿活力。

宣王見過的美女也不是少數,但是眼前的這一位還真是難得一遇。

雖然知道夏涵衍的女兒也是美女,但是這還是超出了他的想像。

可是在美又怎樣呢,這是夏涵衍的女兒,是太子一黨的人,這必定是他們要按在自己身邊的眼線。

今天自己過來不過是為了讓夏涵衍和太子直接的堡壘逐漸瓦解。

及時不喜歡眼前的人,但是她的容貌也是配得上宣王妃這個位置。

不過她如果乖乖聽話自己自然不會對她怎麼樣,自然自己也不會喜歡上她,要怪只能怪她命不好,成為了這場戰爭的棋子。

「暖兒…….」夏涵衍也是驚了一下,原來夏暖兒可以這麼漂亮。

以前自己也很少關注這個女兒,她們穿的也都是下人都不如的衣服,更不要說是胭脂水粉了。

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收拾一下可以這樣傾國傾城,如果太子見到了夏暖兒一定會看中她的。

只是夏暖兒畢竟不是自己什麼長大的,太子身邊還是讓夏之雲去吧,這樣更加穩妥。

「見過宣王。」夏暖兒略過夏涵衍對着宣王行李。

「你見過我?」宣王內心的潛台詞,雖然你沒有見過本王,但畢竟本王的威嚴是不可小覷的。

「王爺,自然是氣宇非凡,及時小女沒見過也是認得出來的。」夏暖兒的內心潛台詞,你坐到主位上,除了你還有人敢坐在這個位置嗎?

「呵呵呵……」宣王看着夏暖兒大笑,「有趣。」

「暖兒,不得無禮。」夏涵衍看到夏暖兒直接無視自己心裏很不滿意。

「無妨。」宣王擺擺手。

「暖兒,你先陪王爺一下,我去安排一下晚宴。」夏涵衍對着夏暖說著,然後又笑盈盈的看着宣王,「王爺,既然你是來見我們暖兒的,那我就先去安排一下晚宴吧,還請王爺給一個面子晚上留下來。」

「去吧。」宣王也知道夏涵衍自然不是為了給自己準備什麼晚宴。

估計是因為自己的突然造訪擔心讓太子心生芥蒂,想要差人去給太子送信吧。

可是這不過是瓦解他們關係的開始,以後的路還長着呢。

他們的關係也並不牢靠,如果夏涵衍的女兒嫁給自己那他們之間自然是斷不了關係。

就算夏涵衍不支持自己也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