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你家王妃又作妖了》[王爺,你家王妃又作妖了] - 第7章 我不愛你了,我也不恨你了(2)

子,她們一定會心疼的會難受的。

「姐姐……」夏晴安跑了過來用自己微弱的力氣推着拿鞭子的人,「你們憑什麼打我姐姐?」

「夏涵衍……」江詩雨咬着牙喊出了夏涵衍的名字,「你自己答應過我什麼,你忘記了嗎?為什麼這麼對暖兒。」

「我……」夏涵衍還是有些心虛的。

「哎呀,姐姐,你看看這丫頭就是嘴硬欠管教,老爺不過是小懲大誡罷了。」池舒蘭說的很輕鬆。

「為什麼?」江詩雨一邊扶起夏暖兒,一邊看着夏涵衍,為什麼不肯放過自己呢。

「老爺只是覺得暖兒到了婚配的年紀,給她許了一個好的人家,可是暖兒對老爺出言不遜,老爺氣不過才會這樣的。」池舒蘭為夏涵衍解釋。

「好人家?哼……」江詩雨看着池舒蘭,「那你的女兒為什麼不嫁啊?」

「我……」池舒蘭看了眼夏之雲,「我們雲兒自然有其他的安排了。」

「你們的女兒怎麼樣是你們的事情,我的女兒由不得你們做主。」江詩雨扶起夏暖兒。

「喂,你算什麼東西啊,我說了她要替我嫁就得嫁。」夏之雲傲慢的抬着頭。

「替你嫁……?」江詩雨一下子明白了為什麼暖兒這麼抵觸,「呵呵……」江詩雨不想在和他們有任何糾纏了,「這個家是夏家的,以後我們母女三人與這個家再無關係,今日後我們便會搬離這裡。」

「母親……」夏暖兒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會這樣強勢的站在自己這邊。

「不行。」夏涵衍起身,他看着江詩雨,好像時間對她特別寬容,池舒蘭已經是沒有了當年的樣子,可是江詩雨還是一點沒有變。

就算穿的出衣麻布也是這擋不住她的氣質,這些年雖然自己沒有納妾,但是自己在外面也是經常夜宿,雖然對池舒蘭也是疼愛有加,但是卻再無愛情。

今日看到江詩雨可以主動過來,他心裏是高興的,可是為什麼要離開他呢。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自己都不允許江詩雨離開自己。

「怎麼還要害死我你才肯甘心嗎?」江詩雨這次絕不會妥協了。

「老爺,老爺……」一個下人急促的跑了過來。

「大喊大叫的成何體統。」夏涵衍沒好氣的說著下人,「先把氣傳勻了在說。」

「呼呼……」下人調整完呼吸,然後對着夏涵衍開口,「宣王在門口了。」

「什麼?」夏涵衍倒是沒有想到宣王居然會親自上門。

「老爺,這……」池舒蘭看看夏涵衍又看看夏暖兒。

「來人帶夫人和三小姐去歇着,沒有我的命令不許他們出來。」夏涵衍又看看夏暖兒,心中有些懊悔,早知道就不讓人下手這麼狠了。

「帶大小姐去梳妝打扮一下,然後過來迎接宣王。」

「夏涵衍,你不可以這樣對暖兒,她也是你的女兒。」江詩雨被人拉開。

「夏涵衍……」江詩雨和夏晴安被人帶了下去關了起來。

「暖兒,父親好言相勸的時候你最好聽話,不然你想你母親和你妹妹也跟着受苦嗎?」夏涵衍知道自己很卑鄙,可是眼下已經是箭在弦上了。

「你……」夏暖兒不敢相信眼前這個人就是自己期望能給自己溫暖的父親,居然利用自己的妻子和女兒威脅自己的另一個女兒。

「如果想要她們安安全全的就乖乖聽話吧,不然這鞭子可就不只是打在你身上了。」夏涵衍對着下人擺擺手,「帶着大小姐去更衣打扮吧。」

「父親,如果我答應嫁,你可否答應善待我母親和妹妹?」夏暖兒已經別人拖着往下走了。

「會。」夏涵衍沒有多說什麼,擺擺手讓人把夏暖兒帶了下去。

如果不是這次事發突然自己也沒有想過逼夏暖兒她們,畢竟她們也是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哼,還敢威脅父親。」夏之雲看着夏暖兒就氣不打一處來。

「夠了,你也給我安分點吧。」夏涵衍看看被池舒蘭寵壞的夏雲之。

「父親……..」夏之雲扭扭身子跺了跺腳。

「你看看你把她慣成什麼樣子了,趕緊給我進去,一會宣王就來了,別在這丟人現眼了。」夏涵衍經過剛才的事情心情也不是很好。

看看夏之雲總是這樣任性妄為以後要是嫁與太子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比起夏之雲夏暖兒的秉性更加沉穩,但是夏暖兒的心始終不是向著自己的,而且這些年她明顯對自己是有怨氣的。

自己不能拿自己的前程去賭,所以只能犧牲她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