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快逃!王妃魔功第十重啦》[王爺快逃!王妃魔功第十重啦] - 第8章 立威

「我等剛剛……」其中一人想辯解,可轉念一想覺得不對勁,仔細一看眼前這女子,她無論是氣質還是衣着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家的小姐,難道她就是剛剛他們話語中談論的洛家小姐洛雲柵?

可不是說洛雲柵姿容一般么,但看眼前之人,就算不是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至少也該是艷壓一方的存在,這和傳聞中所說的簡直格格不入。

「我竟不知庶民也敢隨意妄論士族之事,是誰給你們的膽子?」洛雲柵嘴角泛起一絲冷笑,手裡若無其事的把玩着才從鐵匠鋪拿出來的一把短刃,別看那短刃雖小,卻威懾力十足,竟讓那兩個男子同時禁聲,面面相覷。

若是在以前,單是聽到有人敢在背後議論她,手裡的利刃早就毫不猶豫的刺進了對方的心臟,根本不會留時間跟他們廢話。

只不過現在情勢不同,還未站穩腳她自然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但不動聲色的施以小懲還是可以做到的。

兩個大老爺們就這麼被一個女流之輩鎮壓實在有些說不過去,何況對方還是沒落侯府的千金,別人興許會怕,可這些地痞流氓即便怕也不會表現出來,否則日後怎麼在自己手下面前立威。

其中一個大漢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讓自己回過神來,「啪」的一聲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白眼一翻,粗劣的吼道:「狗屁士族,洛侯府現在連個商販都不如,還敢在我們面前叫囂,洛小姐還真以為現在的侯府是以前的侯府?」

這人也不能說怕,只是被剛剛洛雲柵無形中釋放出的殺意給鎮住了,這會兒完全就是硬着頭皮說出這些話的。

不過他這話一說完對面那人也稍稍鬆了口氣,一個沒落侯府的千金有什麼好害怕的,現在家丁怕是都湊不出五個吧。

「你們少胡說,侯府就算再沒落也是侯府,你們幾個算什麼東西,也敢信口開河?」竹煙哪裡還能忍,當即跑來指着那人鼻子破口大罵。

中年男子一看對方就是一個小姑娘自然不怕,當即起身掄起大手朝竹煙扇去,洛雲柵見此情況,二話不說一腳踢在那人身後的長凳上,長凳用力的撞在他膝彎處,身體猛地朝前倒去。

洛雲柵可不會給多餘的機會,抬腿壓在那人後背,也不知道一個看着柔柔弱弱的女子哪來的那麼大力氣,竟生生把那中年男子壓在了桌子上動彈不得。

壯漢自然不能坐視不理,他正準備起身洛雲柵毫不猶豫的轉動了一下手中的短刃,一刀落下乾淨利落的扎在趴在桌上男子的手背中。

「啊!」隨着男子的一聲慘叫從口中傳出,殷紅的鮮血順着他手背不停的往外流,看着觸目驚心,洛雲柵這才滿意是抬頭,一記寒眸掃向那壯漢,眼中的殺意越發濃烈。

被那雙眼眸盯着,壯漢心裏直發怵,半晌都不見動,洛雲柵冷笑着將短刃拔出,又是一聲慘叫響起,不等男子反應,她側身一腳將其踹開,使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這一幕看的所有來圍觀的人目瞪口呆,還以為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