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快逃!王妃魔功第十重啦》[王爺快逃!王妃魔功第十重啦] - 第6章 本王要娶她為妻

太子殿下!?

洛鈞先是瞅了眼趙副官,又默默回頭看了一下洛雲柵以及安王蕭郁衍,先前好不容易計劃拿下洛雲柵,現在倒好,先是蕭郁衍,現在又來個太子殿下,想解決這一事怕不是那麼容易做到了。

一想到這,洛鈞就不動聲色的瞪了眼洛雲柵,感受到一陣冰冷的目光投射過來,洛雲柵不以為然,輕笑着看向人群中走來的太子蕭凌雲。

來者身穿黑色緞袍,金絲滾邊,綉着蛟龍的模樣,腰系玉環頭戴金冠,看着貴氣逼人。

「下官參見太子殿下。」趙副官率領一幹將士趕緊行禮,走來的蕭凌雲卻並不在意他們,而是將目光掃向洛雲柵和蕭郁衍二人,見蕭郁衍死死抓着洛雲柵的手,不覺勾起薄唇,眼神陰寒無比。

或是被他眼神嚇到,蕭郁衍下意識的擋在了洛雲柵身前,讓她大為驚訝,這舉動反倒讓蕭凌雲笑意越發意味不明起來。

被打亂計劃的洛鈞不得不另尋他法,衝著蕭凌雲行禮道:「太子殿下,此女以下犯上謀害父親和母親,還害得舍妹至今精神狀況不穩定,還望殿下為我們全府上下做主。」

不想蕭凌雲非但沒打算幫洛鈞主持公道,反而冷冷的呵斥道:「本殿的未婚妻輪得到你一個庶子指責?」

當即洛鈞臉色大白,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這個庶出的身份,雖然許箐鶯有手段,讓他在侯府隻手遮天,但在外面,誰都看不起他,一個庶子,就連繼承侯位的資格都沒有。

這話要不是從太子口中說出,他再怎麼也要給對方一點顏色瞧瞧,可惜現在只能受着,並暗暗將這口氣推到洛雲柵身上。

蕭凌雲才不管洛鈞什麼想法,略帶寒意的看向蕭郁衍,「小王叔,你還不放開本殿的未婚妻,難不成真要將她佔為己有?」

「本王不是,本王沒有,本王只是……」蕭郁衍慢吞吞的要辯解,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匆忙間鬆開了洛雲柵的手。

「其實小王叔這麼喜歡,不如去跟父皇言明,父皇一向寵你,肯定同意,何況本殿不喜歡奪人所好,再說她既與本殿有婚約在身卻又與小王叔糾纏不清,此等朝三暮四之人,本殿可不敢娶她。」

他這話聽着陰陽怪氣的,說什麼不奪人所好,實則卻又說洛雲柵朝三暮四,這名頭一下來,此婚約自然被人質疑,尤其對洛雲柵來說簡直名聲受損。

一個尚未出閣的姑娘家,被人說成朝三暮四,何況她還是太子的未婚妻,怕是轉眼間就會鬧得滿城風雨,蕭凌云為了悔婚,竟然不惜讓洛雲柵名譽掃地,反倒對他自己的名聲倒是一點都不影響。

站在石階上的洛雲柵眼中突生起一絲寒意,只不過旁人未曾察覺。

蕭凌雲這番言論一出,頓時全場嘩然,他這是挑明了要跟洛雲柵劃清界限,一直鬱悶至極的洛鈞心中大喜,沒有太子這個靠山,她洛雲柵又能翻出什麼浪來?何況當眾被未婚夫這麼指摘,她以後又有何顏面示人?

至於蕭郁衍估計也就聽懂了七八分,一張小臉兒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