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快逃!王妃魔功第十重啦》[王爺快逃!王妃魔功第十重啦] - 第5章 他答應了要娶我為妻

「我嗎?」

蕭郁衍回頭指着自己一臉懵逼的看向站在門口的洛雲柵,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似乎在思索什麼。

「洛雲柵,你別耍什麼花招了,他救不了你的!」洛鈞氣結,怒喝道,都到這地步了,她居然還不束手就擒,倒確實比以前聰明了不少,至少知道求助了。

救不了?洛雲柵暗自冷笑,安王雖然是個傻子,可畢竟也是個王爺,洛鈞若不忌憚,又何必非要把他趕走,就算沒用,拖着他總比一個人面對那麼多人的好。

洛雲柵並不理會洛鈞,而是神色婉轉的看着蕭郁衍,冷艷的容顏彷彿被一汪春水融化,多了幾分俏皮與靈透,「王爺可還記得你當時對我許下的諾言?」

「諾言?」蕭郁衍不解的歪頭,滿腦子的問號,索性不走了,直接轉過了身,一臉懵逼的撓頭,獃獃的問:「本王么?」

果然是個傻子,這就好辦了。

見蕭郁衍不明所以洛雲柵反倒心裏暗喜,管他是不是原主心儀之人,先忽悠了再說。

「這裡只有你一個王爺,不是你還能是誰?」洛雲柵勾唇淺笑,眼中風情難消,迷人的緊,她為了能忽悠到蕭郁衍連以前最為不屑的魅術都用上了。

可惜安王是個傻子,圍在洛雲柵面前的將士都被迷了眼,蕭郁衍反倒站在那一點反應都沒有,一雙澄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本王聽不懂。」

嗨呀,好氣!

某老祖內心相當無語,難道因為是傻子,所以心智格外純粹,反倒不容易被迷惑?

既然暗的不行那就來明的!洛雲柵收起魅術,直言道:「鏡湖之畔,落英亭旁,你是否贈與我一枚玉佩,並說過要娶我為妻?」

此話一出瞬間一片嘩然,洛鈞滿是震驚的看了看洛雲柵又瞧了瞧安王,什麼情況這是?安王竟然色膽包天到跟太子搶人?

且不說因為侯府失勢,太子早已有退婚之意,可斷然也不會容忍安王跟他搶人,這不是擺明了往他臉上扇巴掌么。

就連一直淡然的趙副官也皺起了眉頭,他此番可並不是為了幫什麼洛鈞,而是奉太子之命借洛鈞之手除掉洛雲柵,反正她名聲不好,侯爺又不在無人庇佑,死了也就死了,正好免去退婚的麻煩,順便將洛鈞的把柄握於手中,徹底讓侯府翻不了身。

可這突然冒出來的安王是什麼情況?他反倒成了這整件事的唯一變數。

這麼多雙眼睛掃過來,蕭郁衍連忙擺手,口齒不清的解釋道:「不是,本王當時……」

「王爺就說是否贈予我了一枚玉佩?」洛雲柵哪裡會給他機會解釋,立馬搶着問了句,這讓腦子轉不過彎的蕭郁衍木訥的點頭,「是倒是,但……」

「那就可以了,你既然許諾,就應該信守諾言,別說王爺是個信口開河不講信譽之人!」

「本王不是,但……」

「還是說,王爺見我今日受困於此,怕了他們,所以不敢認,也不敢庇護?」

「沒,不是那個……」

「那王爺要不要履行承諾?」

「要……」

那個要字弱弱的從蕭郁衍口中說出,洛雲柵這才滿意的揚起了嘴角,她才不管原主是不是太子未婚妻,反正那太子必然也不會娶一個沒落侯府的小姐,倒不如趁機跟安王拉上關係,也正好了卻原主心愿。

洛雲柵的步步相逼讓蕭郁衍無從辯駁,當年他確實有在鏡湖之畔救下過洛雲柵,也曾贈她一枚玉佩助她逃離危險,可娶她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