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王之沐染瑾年》[網王之沐染瑾年] - 第6章 期末考,以前的執着像一場笑話2

「染染,你這是怎麼了?」見風間沐染不說話,夏川晴收斂了笑意,擔憂的看着她。

怎麼生了一場病,就變得這麼奇怪了。

「吃午飯吧。」深吸了一口氣,風間沐染故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抬起頭,看着夏川晴。

她現在不想提任何關於幸村精市這個人,還有聖誕節那天發生的事,分手這件事,等她冷靜下來再告訴夏川晴。

更何況以夏川晴火爆的性子,要是得知這件事的話,估計會直接拿着竹刀去劈了幸村精市的,到時候就算她不想去見幸村精市,也不得不去見了。

因風間沐染的反常,夏川晴的心情也變得不怎麼好,吃飯時也沒有開口說一句話,這頓飯,算是兩人一起吃午飯,有史以來最安靜的一次。

雖然風間沐染什麼也不說,但是夏川晴隱隱能猜到一點,反正最終的原因,肯定是離不開幸村精市的!

食堂里,網球部正選那一桌的氣氛似乎也並不好,因為平時總是會按時來跟他們一起吃午餐的風間沐染和夏川晴,今天居然破天荒的沒有來。

除了單細胞生物切原赤也和丸井文太嘟囔了兩句,然後被仁王雅治和桑原快速捂住嘴巴以外,其餘正選都識趣的沒有提這件事,而高橋書妍,則是在心裏慶幸,所以也沒有說話。

除高橋書妍,柳蓮二大概猜到了發生什麼事以外,其餘正選都在猜測幸村精市和風間沐染是不是吵架了,可是也只敢在心裏猜測,不敢真的問出來。

至於幸村精市,從風間沐染說分手的那天起,他心裏就開始怪怪的,原本以為分手之後就該有的解脫,他並沒有感受到,反而心上總感覺被一塊石頭壓着,讓他感覺有些喘不過氣。

午夜夢回之時,還總是能夢到風間沐染離開時,寂寞的身影。

幸村精市覺得他真的快瘋了,明明已經擺脫了風間沐染,可是他卻總是不由自主的想到她,甚至想見她。

風間沐染請假的那幾天,他還一直在擔心着,她是不是因為那天在寒風中等了那麼久,所以生病了,然而一想起她在冷風中等了那麼久的原因是因為他,他就連打個電話問候一下的勇氣都沒有,只感覺心臟疼的快讓他窒息。

而今天聽說風間沐染來學校了,他本來想着在課間遇上她的時候,關心一下她之前是不是生病了才沒來學校,可是誰知道卻一次也沒有見到過她。

幸村精市心裏,除了愧疚,懊惱以外,還有他沒有發現的後悔,正一點一點像螞蟻一樣,啃咬着他的心。

下午的考試結束後,風間沐染收拾好東西跟夏川晴一起走出了校園。

事實證明,只要是風間沐染不刻意去製造巧遇,她跟幸村精市,真的一天也不一定能見上一面。

風間里奈擔心風間沐染的身體,所以很早就從公司離開,開着車來接風間沐染了,見她跟夏川晴一起出來,於是笑着下了車。

「染染,小晴。」風間里奈站在車門前,對兩人招呼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