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聖師》[萬古聖師] - 第9章 秘技「劍流雲」(2)

烈火峰的後天弟子,無論修為如何,一對一,她一人一劍足以橫掃!

******

天劍峰山腰處有一片開闊平整的山崖,名為演武崖。演武崖上有四座巨石砌成的方形擂台,一字排開,每座擂台長寬都有十餘丈。

天劍宗禁止門下弟子私鬥,有矛盾有衝突,都要上擂台解決。

每年的宗門大比,也是在這四座擂台進行。

負責管理擂台的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天劍山弟子都稱他為陸師伯。弟子們只知道他有先天境修為,具體是哪個境界,卻無人知曉。

只知道他負責主持的比斗,從未出現過任何傷亡。

天劍宗雖有在擂台上解決矛盾的規定,但宗內弟子大都在潛心修鍊,發生衝突需要上擂台解決的情況,並不常見。

大部分時候,演武崖都是冷冷清清,只有陸師伯一人守在演武崖的小木屋中。

今日,演武崖卻熱鬧起來。

一百多名來自不同山峰的天劍宗弟子聚集在最左邊「甲字擂台」四周,期待着擂台上的戰鬥。山路上,還有剛剛得到消息的弟子不斷湧來。

擂台決鬥這種事情,一個月都不見得有一次。閑來無事的弟子們得到消息,自然都願意來看看熱鬧。

擂台上,烈火峰弟子朱天華和映月峰弟子鞏偉,相峙而立。

滿頭白髮的陸師伯笑呵呵站在擂台**,負責主持。

「擂台的規矩你們都懂,儘管全力出手,將自己最強的招式都使出來。有我在,絕不會有什麼意外。」

陸師伯笑道。

他在演武崖潛修,時間長了也是無聊得很。偶爾一次的擂台比斗,對他而言是一副不錯的調劑品。

「是!」

鞏偉和朱天華齊齊朝陸師伯躬身拱手,態度恭謹。

就連宗主葉無雙,在陸師伯面前都是一口一個陸師兄叫着,何況他們這些普通弟子?

「那便開始吧。」

陸師伯笑呵呵退到擂台邊緣。

「鞏師弟,請吧。」

朱天華拔劍出鞘,輕笑望着對面的鞏偉,笑道。

鞏偉的修為他清楚,後天七重,和他差着一重修為,絕非他的對手。

「請指教!」

鞏偉冷聲說道,拔劍出鞘,一劍刺出。

天劍宗以劍為名,宗內弟子也大都以劍為兵器,宗內收藏的劍法秘籍更是不計其數。

鞏偉修鍊的劍法名為《雷蛇劍法》,劍法以刺為主,電光火石之間,若雷電奔襲。

鞏偉一劍刺出,劍如寒光,瞬間襲至朱天華身前。

朱天華輕輕一笑,亦是一劍刺出,劍尖交擊在一起,雙雙彈開。

「恰巧,我修鍊的也是《雷蛇劍法》,便看看誰的劍法更強吧。」

朱天華說話間,手中長劍連刺,一道道寒光將鞏偉籠罩。

天劍宗後天弟子能夠修鍊的劍法中,《雷蛇劍法》算是威力比較強的一門,修鍊這門劍法的弟子不在少數。

劍光襲來,鞏偉揮劍抵擋,一連串的叮叮噹噹之聲在擂台上響起。

同樣的劍法,比的就是誰的劍更快,更強!

鞏偉和朱天華對《雷蛇劍法》的掌握相差無幾,但朱天華的修為比鞏偉高了一重,真氣更加雄厚,出劍自然是更快,力道更強。

很快,便將鞏偉徹底壓制!

「鞏師兄,加油啊!」

「鞏師兄,堅持住!」

台下的映月峰弟子,紛紛為鞏偉吶喊加油。

「哈哈,你們再喊,鞏偉也不可能是朱師兄的對手!」

「沒錯,撞劍法不可怕,誰弱誰尷尬!」

「你們映月峰,必敗無疑!」

「朱師兄加油!」

烈火峰弟子也不甘示弱,大聲吶喊,和映月峰弟子針鋒相對。

朱天華佔據上風,他們喊起來自然更有底氣。

距離擂台十餘丈外,一處石台上,卻有三人遠離擂台下的人群,望着擂台上的戰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