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聖師》[萬古聖師] - 第8章 咄咄逼人(2)

在考核開始之前,已經在前來參加考核的年輕武者們之間傳開。他本以為,不會有內門弟子選擇映月峰。

誰的頭這麼鐵?

「清河郡,秦川。」張辰看着帖子上的姓名,嘴角勾起一絲輕笑,「讓他來映月峰報到吧。」

……

新入門的弟子,在主峰山腳下的勤務殿領取宗門服飾後,便可以到各自選擇的山峰報到。

分入映月峰的外門弟子共有九人,加上內門弟子秦川,剛好十個。

各個山峰,都派了一兩位老弟子前來接引新入門的弟子。映月峰前來接引的弟子名為鞏偉,二十多歲,後天七重修為。

「走吧,我帶你們回映月峰。」

待秦川十人都領取了宗門服飾,鞏偉說道。

「謝師兄!」

秦川等人齊聲道謝。

「我們以後就是同門師兄弟了,諸位師弟不必如此客氣。」

鞏偉一邊在前面引路,一邊笑道。

眾人離開勤務殿,正準備離開,卻聽一道聲音傳來。

「看,那幾個就是映月峰新入門的弟子,被分到映月峰,實在太可憐了,哈哈。」

「聽說還有一個內門弟子主動選了映月峰,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秦川聞言眉頭輕皺,循聲望去,卻見兩名二十多歲的老弟子正盯着他們一行肆意談笑,絲毫不在意會被他們聽到。

兩人身後站着一群新入門的弟子,目光中都帶着一絲幸災樂禍。

「是烈火峰弟子,我們走,不用理會他們。」

鞏偉低着頭,低聲說道。

說話的兩個弟子他認識,是烈火峰的兩個內門弟子。

秦川幾人聞言,便默不作聲跟在他後面,繼續往外走。

「張師叔現在已經是廢人一個,他們拜一個廢人為師,嘖嘖,前途堪憂啊。」

見映月峰弟子不敢吭聲,烈火峰內門弟子朱天華嘖嘖笑道,言語愈加過分。

此言一出,莫說映月峰弟子,就連他身旁的另一名烈火峰內門弟子馮文德都一臉詫異看着他。

朱師兄,這話過分了啊!

鞏偉臉色陰沉,低着頭繼續往前走,他身後的秦川卻停下腳步。

打趣幾句也就罷了,後面這句話,已經是在侮辱張辰,指着一眾映月峰弟子的鼻子罵了!

秦川如今拜入映月峰,張辰既是他的師尊,又是他最崇拜的偶像,他如何能忍?

「這位師兄,你這話未免有些過分了吧?」

秦川停下腳步,怒視朱天華,說道。

「怎麼,我說錯了嗎?」朱天華也意識到自己失言,但眾目睽睽之下,他自然不肯認慫,嘴硬繼續說道,「你們映月峰除了一位徐青師兄,還有哪個拿得出手?」

朱天華也不傻,他剛才失言說張師叔是廢人,若事情鬧大,他一個不敬尊長的罪名是跑不了的。

他立刻轉移話題,將話題引到映月峰弟子身上。

「如今徐青師兄已經轉投我們烈火峰,你們映月峰弟子有一個算一個,可有一人是我的對手?若是不服,我們上擂台比試比試?若是不敢,就別在這裡和我廢話了!」

朱天華一臉鄙夷看着秦川等人。

天劍宗規定,宗內弟子三十歲之前可在宗內修行,三十歲之後,便要進入俗世歷練。

每年的宗門大比,也只有三十歲以下的弟子可以參加。

朱天華今年二十八歲,後天八重修為,在去年的宗門大比中名列六十四強!

他自然有和整個映月峰叫囂的本錢。

去年大比,映月峰除了徐青,一個進入六十四強的都沒有!

秦川咬緊牙關怒視朱天華,他雖然不知道朱天華的具體修為,但也知道自己後天四重的修為,不可能是天劍宗這些老弟子的對手。

但就此忍氣吞聲,他卻又不甘。

「好,我便上擂台,和你比試比試!」

鞏偉的聲音在秦川背後響起。

身為映月峰的老弟子,新入門的師弟和他人發生衝突,他自然要站出來為師弟出頭。

他怒視朱天華,說道。

他一直忍氣吞聲想要息事寧人,但朱天華言辭犀利,咄咄逼人,他已經忍無可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