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靈界的控場大師》[亡靈界的控場大師] - 第5章 初生

正所謂「人無屠狗意,犬有害人心」。

這老狗在苦荷手上吃了虧(它自己這樣認為)本想和往日舊友敘舊,但卻說錯了話,一身黃白相間色的狗毛變得漆黑無比,這老狗哪裡肯吃過這個虧,心裏又急又氣。

急是因為一個月了,韓樹絲毫沒有反應,彷彿變成一顆死蛋,這可急壞了老狗,不過「黑柴」說韓樹一切正常,身體狀況特別好。而自己的這層皮毛不管怎麼弄都是黑色,洗過、剪過、燙過、染過最終都失敗告終。

但這也不是狗爺生氣的原因,狗爺半生漂臨向來能屈能伸,這身黑皮反而是一層Buff,強度堪比長城(其實更強)刀劈、火燒、雷擊後依舊完好無損。真正讓他氣憤的是沒人信它,甚至大部分人還覺得這是條瘋狗!

一個月前,京都紫禁城地下秘密科研總部。

柴國旺攜一狗、一蛋歸來。該基地彙集了全國乃至全世界精英人才,特別是還有大量修真界天才、科研人才,更有與苦荷同級別的高人坐鎮,可以說是目前生界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柴國旺來有三方面原因:一方面想排除老友及其至親身上的隱患。另一方面是檢查一下自身境界情況,為科學與修真高層次研究提供新數據。第三(也是最主要的)國旺想寶貝孫女了。

雖然人生地不熟,但狗爺自然是閑不住。當得知自己和寶貝孫子沒有危險後彷彿變了只狗,一改剛來時的沉默寡言。

於是乎,一場針對於苦荷和國旺的報復開始了。

「你知道嗎你們那個上將,對,就是那個新任基地安保負責人,我認識」。老狗頓了一下,抿一口清茶,「他是我兄弟,我們一起扛過槍…」「別走啊,我說的都是真話」!

「苦荷,那個茅山掌教,我也認識」,頓時又走了不少人,老狗有些急了,「他喜歡穿紅褲衩。」頓時間,老狗身前空無一人。

「我就是賤,會偷聽狗說的瘋話。」基地總會議室一二十多歲女子說道,只是眼中的滄桑完全不像是年輕人。

一中年胖子吃驚的看了看苦荷,苦荷一臉冷漠(實則內心惱怒不已)。

「好了,靜一靜!開會呢,都正式點,偏題了。」主席台上,老者不滿道。

「言歸正傳,所以韓樹機緣巧合徹底融合生界與亡界的本源,這也意味着他可以攜帶記憶和修為轉生或重生進入亡界,這孩子可能成為行動的關鍵啊。」一老貓笑着說道。

「我不同意,太危險了,而且他這麼弱的實力能幹什麼!」柴國富大喊道,

「但總比沒有好,這孩子心不壞,又有天賦,培養一下用至尊寶玉送到亡界,至少可以做個卧底,我們沒有任何關於亡界情報,而且我們沒有亡氣就算潛入也是死。」這白人男子緩緩說道,背後競有十二對翅膀。

水球里的鮫人笑道:「實力?上次戰爭:佔據主場的我們和被壓制數個等級的敵人打,結果呢?天庭毀滅了、地府沒了、亞特蘭蒂斯、祖巫殿、世界樹……全軍覆沒,滿天神佛己死,只剩下凡人!」

「行了,這次是生存之戰,敗則一無所有,抵禦成功還可以延續希望!我們也都踏入此境不久,但為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