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畿》[王畿] - 第3章 血梧桐與黑龍斷脊

就在王紀閉眼的瞬間腦海里出現了文字和信息,身處一片潔白無瑕的湖面上,湖面對稱倒映着一切事物,廣袤無垠,一眼望不到盡頭。時空閃爍着密密麻麻的星,此處名叫識海。

並且識海之中還屹立着一棵幼小梧桐樹,樹身是黑色,散發著令人窒息的黑氣。

眼前一幕讓王紀知道事情並不簡單,這就是外掛。

這不禁讓王紀心中一喜,自己好歹不是孤家寡人,還有外掛傍身,起碼能在這陌生的世界活下去,之後便把目光集中在那棵梧桐樹上。

王紀又近了一些,仔細觀察着樹形似梧桐,側面的某一根枝椏上掛着紅色的綢帶在飄舞,上方還烙印着密密麻麻晦澀的符文。

「這看上去好像有點眼熟啊,好像……好像就是我家的那個,那綢帶好像是我中二的初中時掛的。」王紀越看越心驚。

想當年,王紀還是純情懵懂的少年,看了不少令人血脈噴張、熱血沸騰的畫面,深受其影響。

以為好像什麼東西都能變成可愛的少女,也在心底一直疑惑,白狼會在夜晚變成少女嗎?

由於家裡沒什麼可愛的貓貓狗狗,他便把壞主意打在了院內蒼老的梧桐上,為了表示真心,還花了50塊重金去購買了一塊絲綢綁了上去。

回想起這些陳年舊事王紀老臉一紅,羞恥難當。

王紀看向一旁的文字:

殺一人為罪

屠萬人為王

王不為公

天下為籠

看上去好像挺厲害的樣子,霸氣側漏。

不過……

簡簡單單十幾個字就沒了?就這?王紀已無力吐槽,別人的系統都有使用說明書,自己這啥也不是啊。

「不行不行,可沒有什麼外掛是雞肋,動用爺聰明的腦瓜子想想是怎麼使用的。」王紀心中不服氣,直接開始自己摸索。

「殺,屠,莫不是要我殺人,可我連雞哥都沒宰過,這該怎麼辦?」想到這王紀又回到了剛才無力的階段。殺人這是很難啊,「你這樣子讓我很難辦啊。」

黑色煙霧似乎看穿了王紀內心的腹誹,隨即擺出一個人形,讓人一眼就看出來了其中意味:難辦?難辦那就不要辦咯!

這一舉動直接給王紀嚇出國粹「我草」,短短几個小時被震怖了好幾次,這但凡心理承受能力差一點的都原地去世了。

不辦可就活不下去了,死道友不死貧道,沖!為了試驗一下這個外掛,王紀把歪主意打到了剛剛那幾位幸運死者身上。

直接走出山谷,照樣的匍匐前進,狗狗祟祟靠近,盯着躺地上的幾位仁兄,「得罪了各位!」王紀掄起沙包大的拳頭開始重拳出擊。

天馬流星拳

火龍的鐵拳

破顏拳

認真的一拳

火龍的鐵拳

羞羞的鐵拳

……

隨着王紀的一頓輸出,終於感受到了體內的一絲變化,丹田上方二到三寸從四面八方匯聚氣勢,這個變化從最初的微不可查,最後匯聚於一點,發出「震耳欲聾 ”的咕嚕咕嚕聲,勝似餓龍咆哮。

餓龍咆哮,他餓了,肚子叫的方圓五米聽的清清楚楚。

一頓輸出並沒有什麼作用,只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