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 - 第七章 不共戴天

  大黃?
言蓁蓁瞳孔緊縮,飛也似的轉身,就奔出門外去。
  「大黃在哪裡?」
她飛身逮住了那個尖叫的丫鬟,一把扣住了她的肩膀,面色焦急地質問道。
  「在,在後院啊——」那丫鬟嚇得戰戰兢兢的,正是剛才替她燒火的蘭心。
  言蓁蓁一把鬆開她,使出了輕功,當下就躍上了圍牆,直接往後院趕去。
  然而,還是慢了一步,她趕過去的時候,正好遠遠看見言清一把劍,直接扎在了大黃的身上。
  大黃渾身抽搐,倒在了血泊中。
  言蓁蓁只覺得心膽俱裂,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凄厲:「大黃!」
  她撲過去,將大黃的頭從血泊中抱起來,摸着它,淚水洶湧而出,大叫道:「大黃!
大黃你撐住啊,我們去找四師兄,四師兄有辦法的!」
  然而,大黃只是用進最後的力氣,伸出血淋淋的舌頭,舔了舔她的手,然後就合上了雙眸,歪倒在言蓁蓁的懷中。
  「啊啊啊!
大黃!
大黃!」
言蓁蓁搖了搖大黃溫熱的身子,聲音尖銳地大吼道。
  然而,大黃再也不能回答她,漸漸在她懷中冷了下去。
  言蓁蓁收住了自己的眼淚,再抬起眼的時候,眼底一片赤紅,她猛地抽出自己靴子的匕首,眸光冰寒而充滿了殺意,憤然沖向了言清:「你殺了大黃!
我殺了你給大黃報仇!」   言清見她抱着那隻畜生哭得那麼凄厲,本來心裏頭還有些惻隱,只是還沒有回過神來,就見她持着匕首,動作兇狠地衝著自己的心口插過來!
  言清急忙將手中還滴着血的劍遞上來,抗住了言蓁蓁的匕首。
  「言蓁蓁!
你瘋了!
那隻畜生髮瘋,咬傷了嘉嘉!
再不殺它,等着它咬了不該得罪的人,你就等着去坐牢吧!」
言清氣得咬牙切齒。
  「你放屁!
大黃跟了我四年,是我從崽子養大的,沒有我的命令他,她從來不咬人!」言蓁蓁咬牙切齒地盯着言清,「你殺了我的狗,我要你償命!」
  說罷,她忽然狠狠一腳,踹在了言清的胸口上。
  言清被她踹翻在地上,還沒有回過神,言蓁蓁已經一個後翻身,直接將他壓在了地上,舉起匕首,就要往他的心口扎。
  他畢竟是言父長子,從小跟着祖父習武,情急之下伸手扣住了言蓁蓁的手腕。
  兩兄妹一個要紮下去,一個往上抵,僵持之中,背後傳來了一道厲喝:「你們在做什麼!
是不是要自相殘殺才肯罷手?」
  出聲的人正是言太師。
  若是換了旁人,言蓁蓁絕對當耳邊風了,不過此人乃是三師兄師祖,三師兄曾經囑咐過自己,讓自己要給他幾分薄面的。
  言蓁蓁這才狠狠地瞪了一眼言清,憤恨地收起了自己的匕首。
  「就你這本事,也只配欺負狗了。
窩囊廢。」
言蓁蓁眼中滿是冰冷,出言諷刺道。
  言清的確技不如人,尤其是在自己的祖父跟前,頓時被言蓁蓁羞的滿臉通紅。
  言太師走近兩步,看向了言蓁蓁的,道:「蓁蓁,怎麼回事?」
  言蓁蓁指着地上躺着的大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