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 - 第四章 給她說親(2)

妹嫁過去,這門親事十分般配,外人既挑不出錯處,也不用煩惱三妹妹在府中氣壞了老夫人,安樂侯夫人治理後宅十分有手段,相信三妹妹嫁過去後,定然會循規蹈矩的。」
  安樂侯夫人的歷害之處,京中世家無人不知,安樂侯本人風流,但是府中卻沒有一個姬妾。
  而且那大公子雖然是瘸了,不過素有名聲,配言蓁蓁一個從小在鄉野長大的村姑,那也是卓卓有餘的。
  「次計甚妙,還是嘉嘉善解人意,我這就去與你母親商議。」
言父頻頻點頭,轉身離開了松鶴院。
  言嘉嘉微笑着垂首行禮送別言父,一言一行,盡顯大家閨秀的風姿,只是低垂的眉眼中,厲色與陰狠俱都一閃而過。
  「大哥,你這個香囊好像有些破了,我重新給你綉一隻吧?」
言嘉嘉再抬頭的時候,依舊是一臉溫和笑意。
  「那就有勞嘉嘉了。」
言清完全不知道其中曲折,摘下了腰間佩戴的那隻香囊遞給了言嘉嘉。
  而青嵐苑中,正與言蓁蓁說著話的言母被下人匆忙前來傳去了。
  「蓁蓁,你舟車勞頓,先將就歇下吧,缺什麼母親明日再給你添置,好嗎?」
言母柔聲道。
  言蓁蓁點了點頭。
  這一位,她的娘親,大概是離她預想中最為接近的一個人了吧,也是這個府上唯一歡迎她的人。
  不過,剛才那個傳召的下人行色匆忙,並且連目光都不敢投到她的身上,看起來略有心虛。
  言蓁蓁直覺沒什麼好事。
  送走言母后,言蓁蓁遣退了屋中的下人,進了自己的房間關門上鎖,還將燈也給吹熄了。
  然而,下一瞬,她打開了窗子,一躍而出,躍上了屋頂,尾隨言母而去。
  言母到了主院,進了房間後,言父忙不迭將言嘉嘉提出的想法跟她說了。
  言母蹙眉道:「蓁蓁這才回府不過一日,你就要將她嫁出去,我們母女的感情還沒有培養起來呢?」
  言父橫眉冷目,道:「婦人之見!
她如今剛剛回來,說親還好,人家看在我們太師府的名頭上還能應了親事,若是日子久了,她這跋扈的不堪名聲傳了出去,京中子弟,誰還願意娶她?
那安平侯的大公子有才有貌,脾氣也好,家世也好,怎麼就不好了?
人家能瞧得上她,也是她的福氣了!」
  「可是——」言母還要說些什麼,言父卻怒斥道,「行了,不要再說了!
此事就這麼安排,你馬上下帖子請安平侯夫人過來相商!
我今晚去麗姨娘那裡!」
  說罷,他氣哼哼地拂袖而去。
  屋頂上的言蓁蓁聽了個全,輕輕放好了瓦片,又蜻蜓點水一般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一切都悄無聲息,沒有任何人發覺。
  只是回到屋中後,言蓁蓁眉眼中的冷色肅冷一片,帶着隱隱的殺意。
  對她沒有盡半分的撫養之責,如今,倒是想插手她的親事了?
簡直就是無恥至極!
  她氣不過,當即掏出了紙筆,細細寫下了一行字:幫我查查安平侯的大公子。
  寫罷後,她以手作哨,叫喚來一隻信鴿,綁上書信後,又掏出一些東西餵了它,這才放飛了信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