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騎踏亂明》[鐵騎踏亂明] - 第6章

沈默擦拭着自己雁翎刀和雙刃虎槍上的血跡,確認四周安全後,快步走到那兩名明軍的身旁,先抱起那名年輕的明軍,用手指試探了一下他的鼻息,還好,呼吸聲比較重,應該只是體力透支,暈過去了。喂點米湯就能好。就是那名年長的明軍情況比較嚴重,後背被牛尾尖刀砍了一個豁口,鮮血止不住的往外流,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只是傷到了皮肉,並沒有傷到筋骨。

沈默將自己馬鞍上的虎皮毯鋪到地上,把這二人抬到上面,又抽出雁翎刀,在旁邊樹林中砍了些柴,搭起一個簡易的火堆,再把那幾個漢人包衣的頭盔取下,洗刷乾淨,取了些水,從包裹中拿出一些牛肉和米,放在頭盔裏面慢慢熬制。

趁着煮肉粥的功夫,沈默趕忙去收拾剛才那幾個漢人包衣留下的物資和馬匹。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這幾個貨還不是正兒八經的後金兵,僅僅是幾個剛剛投降的漢人包衣,就掠奪了差不多六百兩白銀,還有一些不知道屬於多少漢人百姓的珠寶首飾。這些金銀珠寶,壓得馬鞍子都歪了。

除了這些金銀細軟外,還有一些白面大米和肉乾。

沈默仔仔細細的將這些金銀物資收拾好,緊緊的綁在馬鞍子上,又抽出自己隨身攜帶的牛耳割首尖刀,將那六名漢人包衣的首級割下,和之前割下的那三名正統後金兵的首級一起用包裹包好。遼東大地此時天寒地凍的,沈默也不用擔心它們腐爛變味。在明朝,這些首級就是白花花的銀子,就是自己以後陞官的憑證。明朝實行斬首軍功制,砍一個女真兵或者蒙古兵的首級,可以獲得白銀二十,另加官升一級。

沈默又將這些漢人包衣身上的皮甲和兵器收拾好,把自己之前的三匹戰馬和剛剛繳獲的六匹戰馬牽到一起,卸下馬鞍,給它們餵了些乾草料。

轉身再去看那兩名明軍士兵,還是昏迷不醒,沈默擦拭完牛耳尖刀上的血跡,割了一些碎牛肉,喂進了那名年輕的明兵嘴裏,又給他餵了一些水。

不一會兒的功夫,這名明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用着感激的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