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魔神》[天道魔神] - 第7章 肥貓

周遠渾身被雷電劈的焦爛,血肉橫飛鮮血更是如同噴泉一樣飛涌,劇烈的疼痛並沒有讓他倒下,反而讓他的雙眼變得更加血紅,眉心處的紅色眼珠更是散發著詭異無比的血光。

咔咔咔,丹田內的種子被徹底衝破!無比恐怖的能量充斥全身,五臟六腑,骨骼,乃至血脈,體外有雷劫狂劈,體內有恐怖能量充斥,讓周遠渾身幾乎沒有一處好的地方。

赫然之間,周遠渾身湧出大量紅光和血污,面色扭曲猙獰,嗜血狂暴,恐怖之極,渾身散發著衝天煞氣,周身的氣浪化為了滔天血色魔焰,恐怖的血色魔焰如層層疊疊的巨浪一般,撞上襲來的天雷。

「轟轟轟!」

尖銳刺耳的爆炸聲讓人耳鳴失聰。

「啊哈哈哈哈!」心中充斥着暴戾,殺戮,憎恨各種負面情緒,當這些情緒積攢到一定程度時開始爆發!

周遠的身體在迅速變大,渾身氣息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增長,漸漸的背後突然凝聚出一尊巨大的虛影。

虛影體高萬丈,彷彿來自地獄深淵的魔君王者將至!

下一刻,虛影漸漸凝聚成實體,一股恐怖暴虐之氣席捲整個山巔,方寸山門內無數弟子被暴虐之氣席捲成血霧。

「杜軒師兄,這是什麼啊?」一眾弟子只是被驚的站在原地動都不敢動,對着杜軒問道。

杜軒沒有說話,因為他也不知道。

山門內虛元老祖突然睜開渾濁的老眼,沖了出來對着眾弟子喊道:「快打開護山大陣!」

「護山大陣!老祖竟然要動用戶山大陣!記得上一次動用護山大陣距今已有百年。」今日老祖竟然不惜動用護山大陣!這是一個宗門的根本。

嗡嗡嗡……護山大陣開啟,一道巨型光屏若隱若現的出現在方寸山的山頂,把方寸山與外部隔絕。

身披黑色長袍,高百米,面戴羊頭骨面具,僅僅讓人看上一眼彷彿墜入萬年冰窟。

「這到底……是!」

山腳下的眾武者也被嚇傻,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生靈。

「死!死!死!!!化為了巨大魔君的周遠此時幾乎已經喪失理智,心中只有殺戮,血氣將整片天空幾乎都染成了紅色。

山下無數來看戲的武者被血氣抹殺,皆被嚇得屎尿橫流,哭爹喊娘瘋狂逃竄,此時只恨老母親少給他們生了兩條腿。

轟轟轟!

周圍的靈氣此時像瘋了一般,向著周遠聚去,周遠身上的氣息沒有絲毫停止,還在瘋狂飆升。

望着天空那片烏雲,化身魔君後的周遠面具下猙獰的笑着,額頭上的寶眼紅光更盛,緊接着周遠發出暴虐的怒吼。

「天目隕滅!!!」

一聲暴虐的怒吼時間彷彿禁止了一般……仰天長嘯,額頭上的眼睛裏噴出一道紅色巨形光柱直衝天際,恐怖刺耳的聲音震的大地都在顫抖。

這還沒完,發狂的周遠又把目標轉向了方寸山的護山大陣,「一群垃圾給我去死!」

羊頭骨魔君轉頭對着方寸山的護山大陣瘋狂掃射,巨大的轟鳴聲響起,護山大戰陣好無損。

見自己的掃射竟然沒有傷到護山大陣,羊頭骨魔君戰意更濃,揮舞起巨大雙拳。

「砰砰砰!!」羊頭骨魔君雖然體型巨大,但動作卻快如閃電,與他的體型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雙拳化作無數拳影,對着護山大陣一頓狂轟濫炸。

半個時辰後……

咔嚓咔嚓……護山大陣猶如玻璃一般出現了數道裂痕,周遠彷彿感覺不到累,而且好像還越來越有勁,這方寸山的護山大陣以有數百年沒有動用,發正內的能量早已流逝的不多,哪裡經得起周遠如同瘋狗般的折騰。

咔嚓咔嚓,周遠化作的羊頭骨魔君每一次轟擊護山大陣便多幾道裂痕,僅僅不到一刻鐘,護山大陣已經遍體鱗傷,眼看着就要被破。

「住手!」方寸山內傳來一聲暴喝,緊接着一道蒼老的身影從護山大陣內走了出來,老者身形不高也不強壯,但卻腳下生根,每一步都極為沉穩,絲毫不受周遠魔氣的影響,來人正是虛元老祖!

「你是何方妖孽?我方寸山與你無冤無仇,先前老夫便已經寬恕你了,你為何如此得寸進尺!」虛元老祖聲音不大,但卻回蕩在每個人的耳中,慢慢回蕩在整個方寸山脈,久久未能散去。

「卑微螻蟻,滾!!」此時的周遠根本聽不進虛元老祖的話,直接從口中噴出一口血色魔光,如潮湧般湧向虛元老祖。

「哼!雕蟲小技!」虛元老祖冷哼一聲,隨後周身幽幽漂浮起淡淡金光,在他的身前凝聚起了一座金牆。

方寸山內剩餘的弟子都在觀戰,觀看這種強者之間的戰鬥,可以讓他們今後的戰鬥經驗更加豐富,但此時他們心頭都在抖,若是老祖輸了他們也得陪葬!

砰!血色魔光撞上金牆,頓時引起驚天巨響,差點轟平整座方寸山。

「原來只是能量化作的殘軀,殘軀也敢在我方寸山鬧事?接下來也讓你吃老夫一招。」虛元老祖頓時明白了過來,隨後手中現出一把白玉色長尺。

「斷玉尺,寂殺!」虛元老祖往長尺內打入靈力催動長尺,長尺光芒大漲,頓時騰空而起,脫手而去朝着周遠化作的羊頭骨魔君攻去。

感受到長尺散發出來的靈壓,羊頭骨魔君感受到了一絲威脅,隨即拿出一把墨色小劍,小劍古樸無華,但還沒有魔君一根手指大,正是斬天劍!此時的周遠身高足有上百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