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寵:年下總裁他好會》[甜寵:年下總裁他好會] - 第2章 尋找真相(2)

你不許再取笑我啦 ”。

”好好好,我不取笑你,我們快走吧,不要遲到了。」說罷,瑾言拉着石靜的手往前走去。

”嗯,好,我們趕緊過去。」石靜應答道。

來到A市最有名的酒吧門口,瑾言不禁感嘆這個酒吧的檔次還真不一般,裏面的東西都是價格昂貴,不愧是a市有錢人的地盤,一般人是消費不起的。

石靜和瑾言進入酒吧,便引起了不少人的注視。瑾言穿着黑色,腳上踩着一雙白色高跟鞋。

一張瓜子臉,長長的睫毛,櫻桃小嘴,皮膚白裡透紅,讓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去咬上一口。一頭烏黑柔順的長髮披散下來,顯得整個人十分的飄逸。一雙大眼睛裏閃爍着靈動的光芒,看起來十分可愛。

這樣的瑾言讓在場的男士都看呆了,尤其是那些男同胞看見瑾言,都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

石靜拉着瑾言的手,找到了同是畢業班的同學們。

”嗨,各位同學們,你們好 ”。石靜和瑾言熱情的衝著眾人打着招呼。

同學們紛紛看着瑾言,都愣住了,瑾言是個美女,但是今天瑾言的打扮卻讓大家驚艷了一把。

瑾言一襲黑色晚禮服,頭髮挽起,露出潔白的脖頸,耳朵上戴着一枚鑽石耳釘,脖頸修長,一雙手臂白皙纖長,看上去十分的養眼。

一位同學說道:「平時不見瑾言打扮,沒想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同學們一聲聲的附和道。

「明瑾呢,明瑾可是從來不遲到,這麼重要的日子他人呢。」瑾言看向他,那人正是葉明瑾同宿舍的最好的哥們沈濤,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兩人穿的是一條褲子。

正當同學們都在尋找葉明瑾身影的時候,一位同學大聲說道:「那不是葉明瑾嗎,他怎麼在別的卡座上」。一邊說著一邊指向位置最好的卡座,也許是聲音太大了,那個卡座的人都紛紛看過來。

葉明瑾也注意到了,笑着走了過來,可是當目光轉到瑾言身上的時候卻顯得不那麼自然,正當瑾言準備跟他說話的時候,葉明瑾已經走到了人群的中心和他最高的哥們沈濤擁抱了一下,說道:「對不起大家,我今天還有點別的事,不能陪大家了,為了表達我的歉意,今天的單我買了,大家隨便玩!」葉明瑾舉着杯說道。

沈濤玩味的說道:「哥們兒理解,唯有美人美食不可辜負!」說罷,與葉明瑾碰杯後將杯的酒飲盡。

隨着同學們的感謝聲,葉明瑾離開了畢業聚會的人群,同學們正因為畢業聚會不用AA,歡呼着。

瑾言卻心冷的像冰塊一樣,這是她認識的葉瑾言嗎,要知道以前葉瑾言可是會在學校跨年晚會上從人群中第一個找到她,對她說新年快樂的人。在學校大大小小的活動上,葉明瑾總能第一個看到瑾言,並且站到她的身邊。今天這是怎麼了,明明她都做好準備了,這是怎麼了……

石靜是個急性子,看到葉明瑾一夜之間對待瑾言的態度天差地別,枉費瑾言為他這樣用心的打扮。

明明昨天還叮囑石靜一定要帶瑾言來參加,怎麼今天就裝作不認識,擼起袖子就向葉明瑾的卡座走去。

瑾言一把拉住石靜,「不要衝動,一定是有什麼誤會。」說罷她抬頭看了看最頂層那刺眼的光,止住快要溢出來的淚珠,當她低下頭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往常的平靜。

她人生中多少次失望,絕望,她都挺過來了,這次也不例外。

「我們去舞池跳舞吧,看他們好嗨呀,我們也去。」瑾言臉上笑的開心,彷彿剛剛事情沒有發生過。

石靜看到瑾言開心的笑着,便拉着她沖向了舞池,一群年輕人在舞池開心的蹦迪,瑾言將煩惱拋之腦後,大概過了一個小時。

「不行,不行了,瑾言陪我去歇會兒,我真的蹦不動了。」拉着瑾言走出了舞池。

坐到了她們班級預定的卡座上,好巧不巧就在葉明瑾卡座的旁邊,從她們坐下的那一刻,葉明瑾就一直盯着瑾言看。

由於瑾言蹦的開心,頭髮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散落在了肩上,她伸出手撥弄了一下自己散落下來的長髮。

看到瑾言的動作,葉明瑾的心猛的漏掉了半拍,瑾言是個大美女,這點毋庸置疑。

他們認識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見瑾言這樣,臉上的紅暈和眼底的憂傷清晰可見。

這一刻葉明瑾覺得他自己就是個混蛋,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想到這裡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價格不菲的洋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