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早已蓄謀已久》[他早已蓄謀已久] - 第2章 難以辨雌雄

美食已經享受過了,美色今天貌似還沒欣賞過。

沈容刷的一下站了起來,習慣性想要把自己的碎發別在耳根後,呵,碎發沒了。

這才想起自己已經剪頭了,胸口有些發脹,一股酸楚從心口湧上,又垂頭喪氣的坐了下來。

屁股剛貼在板凳上,就被白雪一把蠻力拽到教室外。

反正都到外面了,不看白不看啊。

沈容看着周圍擠眉弄眼,搔首弄姿的女同學們,剛想往裡擠去。

突然前面女同學的長髮飄到了她的臉上,長發飄飄這四個字又從腦海跳了出來,她摸了摸自己的短髮,呵,念想全沒了。

她的心上人,喜歡長發飄飄的女生。

沈容猛的退後幾步,心裏安慰自己,看看總是可以的吧,她踮起腳尖,看着明朗乾淨的兩個少年,唐宴和宋辭。

學校里喜歡宋辭的人比唐宴多。

她很不喜歡宋辭。宋辭太冷了,太過薄涼,優越感太強了。

上回她坐在他後面考試,忘帶圖卡筆了,和他借筆,筆倒是借給自己了,只是冷淡的幾個嗯字就給自己打發了。

彷彿自己是為了搭訕才和他借筆的,哎,熱臉真是貼在了他的冷屁股上。

但是長的真是很賞心悅目的,不看白不看,反正念想也沒了,她偷偷瞄了一眼宋辭。

一身白薄的棉質襯衫,冷白涼薄的臉,深邃的眉骨,略微揚起的眼尾泄出一絲懶怠禁慾,漂亮的下頜線條流暢,稜角分明。

沈容回過神,目光又落回了唐宴身上。

溫文爾雅,一雙桃花眼看着你,總是讓人想入非非。

她還是喜歡唐宴啊。

宋辭皺着眉頭,假裝不經意,朝着五班的教室里望去,也不知道小姑娘聽沒聽話。

他本來上課想出來,看看小姑娘,可是怕被對號入座,也就作罷,害的沈容白白站了一節課。

想到這,他迅速看了一眼唐宴,嘴角抿着琢磨不透的笑。

唐宴被宋辭的笑搞得莫名其妙。

看了一圈也沒看到沈容,烏泱泱的人群,讓宋辭心裏有些煩躁,嘴角的笑也稍縱即逝,彷彿是人們的錯覺。

他漫不經心的朝前走着,臉色有些陰沉,周圍的空氣瞬間降了幾度,原本圍着的少女都識趣的散開。

看來小姑娘沒給他的話當真啊,還是要嚇唬一下,宋辭掏出兜里的手機,修長的手指划過屏幕,剛要翻出沈容的QQ。

突然一個短頭髮的少女清晰的出現在他的眼眸深處。

呵,是沈容,一頭的短髮看着真舒服。

看着沈容,宋辭眼裡的笑意更濃了,他將手機又放回了兜里。

然後又不明所以地又看了唐宴一眼。

唐宴有些懵圈。宋辭今天是怎麼了。

宋辭看了一眼沈容,突然想起什麼,嘴角的笑意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冰冷的雙眼又有些陰沉。

呵,沈容這是賊心不死啊,又是來看唐宴的?

上回考試,沈容就坐在他後面,一臉花痴的看着唐宴,難道他不比唐宴帥氣嗎。

想到這,宋辭就更加煩躁了,小姑娘雖然頭髮短了,可是不該有的心思還在。

突然,宋辭的嘴角噙着笑,他看着旁邊的唐宴,冷白的手指漫不經心的朝着沈容的方向指去。

「唐宴,我們來猜猜那位同學的性別。」冷勒的嗓音卻帶了些玩味兒。

唐宴朝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短頭髮地同學站在不遠處。他看了看宋辭,宋辭向來性子淡漠,這是怎麼了。

「男生吧。「溫和的嗓音,不大不小的傳入沈容的耳朵里。

原本微紅的臉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