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刷題的速度》[他刷題的速度] - 第1章

我的男朋友陸川。
在外人眼裡,他一直維持着矜貴清冷的人設。
只有我知道,他骨子裡是多麼惡劣多麼噁心虛偽的一個人。
因為大一那年,他曾「逼」得一個女生從法學院六樓跳了下去。
「砰」的一聲,就掉到我面前。
我叫左優。
大四暑假,在我殫精竭慮地為我和陸川的未來起早貪黑,每天打三份工,就為了能夠早日有個家時。
陸川平靜地跟我提了分手。
理由很簡單,他要考研,談戀愛只會影響他刷題的速度。
大可不必。
我太了解陸川了,比了解自己還要了解。
毫不誇張地說,他一個眼神,我就能把他當時的心思猜出個七八分。
我剛開始還以為,這只是他從前無數次用跟我提分手來博取關心的一種方式。
我的男朋友,啊不,前男友陸川。
在外人眼裡,他一直維持着矜貴清冷的人設。
不管對誰,都是一副斯斯文文的溫潤模樣。
只有我自己知道,他骨子裡是多麼惡劣多麼噁心虛偽的一個人。
因為大一那年,他曾「逼」得一個女生從法學院六樓跳了下去。
「砰」的一聲,就掉到我面前。
不過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我能跟他在一起,自然是因為我也是個衰人。
我們了解彼此最噁心、最瘋狂的一段時光。
我的人生從過去某個時間節點,突然就開始分崩離析。
就像我母親總是擺在窗檯玻璃花瓶里枯死的玫瑰。
我跟陸川在一起,是我追的他。
與其說追,不如說是勾引。
我想的也很簡單,陸川是我們當地大佬的兒子,模樣長得好,又有錢。
而我從小就被我媽教育,好的東西,就要不擇手段地讓它變成你的。
而陸川對我來說,就是那個「好的」。
高中那會兒我家裡窮,跟我媽住在離學校很遠的小破樓里。
那裡又臟又亂,什麼人都有,甚至還有喝醉酒的男人半夜有事沒事就來拍拍你的門。
不過我一直認為那不算我的家,那只是個臨時的住宿。
我媽媽還活着的時候,我和她在那裡相依為命,除了她不開心的時候會瘋狂踢打我,或是使勁地掐我,一切還算能忍受。
我一直覺得,只要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愛我,我的存在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