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脫》[逃脫] - 第6章 帶不回的記者

眾人跳下車,看着這和大城市完全截然不同的青山綠水,紛紛升起了懶腰,貪婪的吸着清新的空氣。

王斌看了看手錶,又抬頭看了看天。

「好了,諸位都別閑着了,快點兒把包裹和戰備品全拿出來,眼看着這就要天黑了,我們可還有10公里的山路要爬呢。」

聽他這麼一說,大家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慌忙的打開車後蓋,根據他的指示開始分揀行李。

要知道,在這種深山裡一旦太陽落山,那就是一片漆黑。

所有的山路都是野路,萬一腳下一滑那真說不好會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更何況這個老人山也是他們第一次來,上面村莊是什麼情況還不好說。就算真的安全上山了,第一晚的住宿問題還懸而未決呢。

不消片刻,原本被塞得滿滿當當的車後箱里行李就被眾人分配完畢。除了兩位女士和一位老者外,所有男士都負荷到了接近極限。

趙默然朝着遠處的一座較高的山一指,「這就是老人山」。眾人抬頭一看,好傢夥,雖然這座山不高,但是整個山體大的簡直猶如一座小城市。原本碩大的樹木在山體上簡直就不值一提。

剛走出百米,姚麗娜就輕輕的拍了拍領路的趙默然,並用手指指了指身後。

趙默然把面具正了正,順着姚麗娜手指的方向就看去。

那幫老人並沒有退去,依舊站在先前停車的宅子門前議論着什麼。

「怎麼了?」

「默然,你不覺得他們很奇怪嗎?」

雖然趙默然聽了那老人的言論後也覺得奇怪,但是他不想把這種不良情緒傳染給隊友,更何況是姚麗娜。

「奇怪?哪裡奇怪?只不過我們這個村莊地處偏僻,很多年來不了一個陌生人。這一下子出現這麼一大幫子,他們自然好奇了。」

「可是。。。。」姚麗娜作為一個心理醫生,平時見得最多的就是有心理障礙的病人,光從表情和動作她就能看出一個人是不是有精神類的問題。

眼前這些老人,明顯有着不正常的舉動,絕非普通的看熱鬧那麼簡單。

「唉,別可是了,快點趕路吧。」趙默然把手放在姚安娜的腦袋上,輕輕的使出一個扭轉的勁,示意她把頭轉回來。

姚安娜無奈只得跟着他繼續前行,可是心中卻忘不了那些老人詭異的表情。

那種表情怎麼形容呢。。。。送葬。

老人山真的攀登起來,才發現那種陡峭程度絕對比肉眼看上去要程度厲害的多。眾人爬的叫苦不迭,都懷疑一個65歲的老人是怎麼可能自己爬上去的。

老人山看似並不高,肉眼觀測也就在200米左右。

可是上山並沒有路,隱隱約約能夠看出有着那麼一條一人來寬的,像似有着踩踏痕迹的野路。眾人順着這條野路慢慢向上攀爬着。陡峭的山體上一棵棵的樹木是他們唯一借力的依仗。

趙默然先前還一路帶頭衝鋒,可是沒爬到三分之一就明顯顯得有些體力不支。

反倒是王斌,不停的換手抓住山路上小樹上,一個大步一個大步向上攀登着,沒多久,竟成了這支隊伍的開路先鋒。

其他的隊員們日子可好過。

馬瀟瀟本來就是個嬌弱的小姑娘,而魏浩然也是一副瘦弱樣,一個男娃子的大腿還沒王斌的手臂粗。讓這種女里女氣的人赤手空拳爬荒山都落不下個好,更別說他背後還背着幾十斤重的拍攝設備。

而老學究錢同輝就更別提了,近七十歲的人來爬山涉水,簡直就是要了他的老命了。要不是退下來的趙墨然時不時的攙上一把,估計他探訪的終點也就是山腳了。

倒是姚麗娜和唐念不顯山不露水的,二人雖然沒沖在隊伍的最前面,但是眼看着路程已經過半,腦門上連一滴汗珠都沒有。那心不跳氣不喘的樣子着實讓其他人刮目相看。

他們兩個看到隊友體力開始逐漸不支,也慢慢承擔起隊伍的重要角色。

唐念主動來到隊伍前段,緊緊跟在王斌身後。王斌抓哪棵樹,他也學有樣學樣的去抓同一棵。

不過細心的他在抓握之後還會搖上幾搖來確認這棵樹是否結實。

就是因為他的細心負責,發現了好幾棵枯朽的小樹,避免了後面隊友因為樹木折斷而受傷。

看到身後有人體力不支,他還會停下來拉上一把。

而姚麗娜別看她平時是個坐辦公室的,外表看起來就是個柔弱的小女生。可是殊不知每逢節假周末,她那些攀岩、和健身的習慣卻在此時此刻派上了用場。

她默默的跟在隊伍最後面,看起來是體力不支,其實她只是想成為大家的後盾。足夠的體能儲備讓自己可以時刻保持高度的注意力集中,但凡前面的隊友出了什麼異狀,就能第一時間發現。

「來,把手給我。」趙默然看到姚麗娜一直在隊伍最後,忍不住想幫上一把。

哼,這傢伙不會以為他比我體力好吧?

心裏雖然這麼想着,但是姚麗娜還是露出了個微笑,旋即手遞了過去。

這個時候沒必要去逞這個強。

女人,在某些時候去示弱一下,顯然更加招人喜歡。

好不容易,四小時後,眾人終於攀上了老人山的半山腰。也就是達到了這次尋訪目的地的—老人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