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女朋友的腰》[他女朋友的腰] - 第6章

憋眼淚憋得好難受,我以為我再也哭不出來了。
直到我抬頭,和撐着下巴看我的人對視。
他笑了。
「你眼睛紅得跟只兔子一樣。」
「……」他的名字叫林知州。
我沒聽說過,好像是我們學校藝術班的人。
入秋,寒風就會在夜晚一股腦地往人的衣領竄。
我不想回家,更確切些……是不想見到江至。
我討厭他看我時那恨不得我去死的厭惡的眼神。
所以到路口離別時有些局促,我不知道我該往哪走。
下意識地揪着拉鏈時,身旁的人朝我看。
林知州笑得繾綣。
「無家可歸啊?」
他插着口袋,微微俯身,精準又細膩地戳中我的痛處。
我的視線落向了一邊。
直到他朝我伸出手。
……我第一次牽男孩子的手。
指骨處有些硌,可更多的是恰到好處的貼合,走路時摩挲撩起一片熱度。
夜路有些漫長,直到下來那場瓢潑的大雨。
他拉着我的手猛跑,雨路的泥點濺在褲管上,雨水順着脖頸流進衣領。
他把外套脫下來擋雨,沒擋多少,直到他把我拉進樓道。
力氣很大,幾乎是被他猛地抵在牆上。
他伸手,替我的後背擋了下。
所以,不疼。
我在樓道昏暗的燈下,落進他漆黑的眼眸。
他把他的外套,罩在了我頭頂。
林知州的家裡沒人。
他說他父母出去了。
所以我借了他家浴室,他把一件白色襯衫丟給我,說,這是他姐的。
我問他他姐去哪了,他的手落在我濕漉漉的發頂,揉了兩把。
「你的問題真多。」
「……」夜晚,我和他睡在了同一張床上。
要是換做以前的我,肯定無法相信現在的我能幹出這樣的事。
和陌生的男孩子回家,睡在同一張床上。
我盯着漆黑的天花板,到最後還是閉上了眼睛。
因為事情再糟糕,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
第二天,我下午才到的學校。
剛到學校就被班主任揪進了辦公室。
「你真是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