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她圖謀不軌》[太子妃她圖謀不軌] - 第三章 算賬(2)

p>

  此時容楚玉才回過神,這個賤人怎麼今日跟變了個人似的!

  她立馬紅了眼眶,委屈道:「霜兒,你怎能這般冤枉我?我是真的擔心你出事,才會口不擇言,說錯了話啊。」

  「口不擇言?」宋經霜冷笑:「你一句口不擇言,就將國公府嫡女的清白拿來胡說八道!」

  「今日若是不懲治你,到時要讓人笑話我國公府沒有規矩了!」

  她想起前世之時自己被吊在城牆下的苦痛。

  該讓眼前的人也嘗一嘗了!

  話落,宋經霜厲聲喝道:「來人,將容楚玉拖去城門口,吊在城牆之下!公開售賣,價高者得!」

  「什麼!」

  容楚玉臉色大變,宋經霜這是要把她當做奴隸賣了啊!

  這個賤人竟然敢這麼對自己!

  要不是因為……

  這個賤人給自己提鞋的身份都不配!

  她一咬牙,噗通一聲跪下哀求:「霜兒,我真的知錯了!求求你原諒我這次?」

  宋經霜俯下身,捏着容楚玉的下巴,一字一句道:「本小姐的名諱,也是你一個乞丐配叫的?」

  「還不拖下去!」

  她一聲令下,下人哪裡還敢吱聲,急忙托着撕心裂肺的容楚玉出去了。

  蘇氏欣慰的看着這一幕,嘴角微微揚起。

  察覺蘇氏的視線,宋經霜知道昨天夜裡的事兒瞞不住母親,當即『噗通』一聲跪下,「請母親責罰,是我錯了。」

  只是這一次,蘇氏並未斥責,只深深地看了眼她脖子上的痕迹,用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問:「你悄悄告訴母親,是哪家的公子?母親這就上門提親!」

  宋經霜嘴角一抽,無奈道:「母親,他大概……不太願意。」

  「什麼?」

  蘇氏陡然拔高音量,皺起眉怒道:「我國公府的千金他都不願意?他當自己是王子皇孫嗎?」

  宋經霜:「……」

  大概比王子皇孫還要矜貴點,他是太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