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她圖謀不軌》[太子妃她圖謀不軌] - 第三章 算賬

  她手上力道減輕,斂起周身戾氣,扭頭對蘇氏道:「母親,女兒今日有些事情想要請教姐姐,還請母親別插手。」

  蘇氏眉頭一挑,低聲吩咐身後孫嬤嬤:「去找棍子!」

  她倒是要看看,是誰把她乖巧的女兒逼到這個地步!

  見母親默許,宋經霜這才不動聲色的側了側脖子,故意露出脖子上的那抹紅紫色痕迹。

  果然,容楚玉剛喘了口氣,一抬頭看見宋經霜脖子上的痕迹,頓時咬着唇哽咽:

  「霜兒,我知曉你尚未出閣就出了這種事兒,心中氣憤,可姐姐也是替你難過,怕你受了委屈不敢說出來。

  你放心,你只管告訴我們昨夜欺負你的那個男人是誰,我們一定會替你做主的!」

  「男人?」

  宋經霜勾起嘴角,笑意冷冽:「你的意思是,昨天夜裡本小姐一夜未歸,是跟男人廝混去了?」

  容楚玉指了指她脖子上的痕迹,無奈道:「霜兒,姐姐雖然沒有經歷過,可明眼人都明白,這痕迹是男女歡愛之後才能留下的。你難不成還想替那個男人隱藏?」

  宋經霜嗤一聲笑了起來。

  「聽你話里的意思,是斷定我已經**了?」

  「霜兒……這種事,還是不要再說了……」

  容楚玉小心翼翼的抬頭看了四周一眼,似乎是想替宋經霜遮掩。

  然而下一刻,宋經霜突然擼起袖子,露出白皙的胳膊。

  「睜開你的眼睛看清楚!」

  容楚玉抬眸一看,頓時如遭雷劈!

  「這……守宮砂!」

  這怎麼可能!

  她昨夜明明按照離王殿下的吩咐將宋經霜引到客棧,還在她喝的茶水裡做了手腳,殿下昨天一夜未歸,宋經霜怎麼可能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

  宋經霜譏諷的笑了一聲,「容楚玉,你好大的膽子!」

  「你國公府義女的尊榮都是我給你的,說難聽點,你不過是國公府養的一條狗!如今你竟敢狗咬主人,污衊我的清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