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監的我:稱呼是我最後的倔犟》[太監的我:稱呼是我最後的倔犟] - 第二章 你管這叫肉菜

來到粥棚,李化田指着一口大鍋道:「這一鍋,只放十五斤粟米。放多了,我們的糧食會不夠,放少了,不能維持一個人的體力消耗。」

「你每天不僅要記錄糧食的消耗,還要記錄每天煮了多少鍋粥,其中的意思你應該明白。」

女子點頭道:「小女子明白。」

李化田又對施粥的士卒說道:「每鍋粥給我放幾把沙土,順便放一些鹽進去。」

「是,大人。」

轉頭又對女子道:「這個鹽的消耗,你也必須記清楚。」

女子有些生氣,大着膽子問道:「流民已經夠可憐了,你為什麼還讓人放沙土進去。」

李化田也沒有生氣,解釋道:「為了防止某些人混粥喝。」

女子疑惑道:「你的意思是這裏面有很多人根本不是流民?」

「是這麼個意思,但我防的是貪圖小便宜的人,不是那些活不下去的人。」

正說著,遠處就有一個人把剛領的粥倒了,李化田眼睛頓時就紅了:「去把他給我抓過來。」

身後的番子領命,把那個人押了過來。

「剁掉他一根手指。」

隨着一聲慘叫,那人捂着傷口,在地上拚命的打滾,撕心裂肺的慘叫讓人不寒而慄。

「讓流民指認,把那些浪費糧食的混蛋給我揪出來,。」

「是」

很快,四周就傳來絡繹不絕的慘叫聲。

流民實在太多,靠官府的人來管理他們根本不太現實。

李化田只能讓流民以村為單位,由村裡威望最高的人管理。

獨自過來的,就集中起來由官府指定人來管理。

領粥的時間也給每個村規定好,這樣就避免人員太過擁擠造成混亂。

比如:十點這十個村過來領粥,十一點另外十個村過來領粥。

不到你領粥的時間,你就可以躺着節省體力,或者搭建住處。

衛生這一塊,李花田當然不會忘記。

該消毒消毒,該打掃打掃。

人一旦有了組織,這些事情都很簡單。

夕陽的餘暉散在眾人的臉上,忙了一天的李化田連午飯都沒顧着吃,又拿起賬本看了起來。

「不錯,記的挺詳細。」

張曉雅一臉得意:「這對我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李化田點了點頭:「乾的不錯,午飯吃了嗎?」

「吃了,但早就餓了。」

「晚上給你加個肉菜。」

「謝,大人。」

「收拾一下,跟我回去。」

「好嘞~」

兩人來到粥棚,李花田盛了一碗粥,幾口就喝了個乾淨:「實在有點餓了,我先墊墊。」

不管是周圍的流民,還是身邊的士卒,都被他的舉動驚呆了。

一名士卒道:「大人,你怎麼能吃這種東西。」

李化田絲毫不在意:「他們吃得,我就吃不得?」

又朝流民溫和的問道:「是不是嫌我與你們爭食了?」

一位老者激動的回道:「大人,是我們誤會你了,我代表大家向你道歉。」

李化田連忙擺手:「該道歉的是我們這些官員,是我們沒有照顧好你們,是我們讓你們背井離鄉,也是我們讓你們失去了親人。」

隨後,向這些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