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怨種》[他的小怨種] - 你不試試,怎麼就知道行不行呢

姜枝語想到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臉上發燙,灰溜溜的跑了。

江城撿起地上的衛生紙,輕輕的放在了貨架上,寵溺的笑了笑。

他的手臂處有道明顯的疤痕,是姜枝語乾的,喝多了發瘋咬的,都出血了。

江城剛出完任務回來,聽隊里的同志說他老婆來了,現在在小賣部里買東西。

聽着他們的描述,江城聯想到了姜枝語,不過轉念一想,這麼晚了,她肯定在家裡睡覺呢。

剛開始還不敢確定,看見的時候相信了,沒想到在這都能碰見她,真是有緣呢。

姜枝語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什麼地方了,手機突然一響,嚇的她差點腿一軟跪下。

打開一看,是柳姿發來的消息,

「姜枝語,老娘的腿都快蹲廢了,準備做截肢手術了,你怎麼還不來啊。」

姜枝語有些心虛,回道,「小姿,要不,要不你讓沈添給你送紙吧,我這有點事。」

柳姿有些不解,問道,「你還能出什麼事,難不成你買紙的時候,碰見你鄰居了?」

姜枝語忍不住豎起大拇指,誇讚道,「小姿,你好神啊,這都能猜出來。」

柳姿有些不相信,詢問道,「丟,不是吧,你去的是哪一家超市啊。」

姜枝語也不知道自己在哪,「我在消防站里的小賣部旁邊,至於是哪個消防站我也不知道。」

柳姿,「你買你的衛生紙,關他什麼事啊,你怕什麼呢。」

姜枝語,「小姿,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怕,看見他就像老鼠看見貓一樣。」

柳姿不點破她的小心思,「那好吧,既然你這麼怕他,那就不用買了。」

姜枝語,「那你怎麼辦,你不等我了嗎?」

柳姿拍了張照片,是她們一起去的燒烤店,「你以為我傻啊,還好遇見了好心人,她帶的紙分了我一些。」

姜枝語鬆了口氣,「好,那我就放心了。」

柳姿,「那你還回來嗎,能找到回來的路嗎,找不到就打車。」

姜枝語看了眼四周的環境,「小姿,如果我說,我在消防站里迷路了,你會不會笑我。」

柳姿看到這條消息快笑瘋了,還是安慰道,「不怕,不怕,你找那個鄰居小哥哥啊,他肯定幫你。」

姜枝語才不要,拒絕道,「不可能,我不會找他的,我要離他遠遠的。」

柳姿對她沒辦法了,「那行吧,我們等會就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去,到家了記得給我發信息哈。」

姜枝語,「好,我知道了。」

姜枝語憑藉剛剛的記憶,回到了小賣部,看見男人還在裏面,只敢站在門口。

一個消防員同志認出了她,「嫂子,你站在門口乾嘛啊,沒看見城哥嗎,我剛剛回去的時候告訴他了啊。」

姜枝語尷尬的笑了笑,內心想,「好啊,怪不得在這都能遇見他,原來是你告密的。」

姜枝語點點頭,開口說道,「我,我看見了啊,他在裏面買東西呢,我在外面等他。」

消防員還想說點什麼,江城出來了,看着他說,「王剛,堵在門口乾嘛呢。」

王剛憨笑了一下,開口說道,「城哥,你和嫂子好好聊,我先走了。

江城點點頭,「嗯,知道了。」

姜枝語想溜,被江城一隻手拽着衣領,給拽過來了,「姜枝語同志,請問你是怎麼混進來的?」

姜枝語拒絕回答這個問題,肩膀一直在抖,她好害怕被江城拎出去。

江城走到女孩面前,抬起她的下巴,強制性的對視,「你知道你的這種行為,是違法的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