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小怨種》[他的小怨種] - 早晚把你拿下

寧城,晚上十二點

路邊上有兩個喝醉酒的女孩,一人手裡拿着一個空酒瓶當作麥克風,嘴裏唱着好漢歌。

沒錯,就是水滸傳里的歌,只是她們唱出來騰格爾《天堂》的感覺。

大河向東流啊,天上的星星參北斗啊,嘿嘿,參北斗啊,生死之交一碗酒啊,

說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嘿嘿,全都有啊,水裡火里不回頭啊……

唱罷,兩個女孩齊刷刷的跪在地上,對着掛在天邊的月亮抱拳磕頭,一副桃園三結義的樣子。

「大哥。」

「二弟。」

兩個女孩緊緊的相擁,一起合聲喊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一旁的路人嚇的加快了腳步,沈添手裡提着兩個女士手提包,緊緊的跟在後面。

你以為他是跟蹤變態?不,他是柳姿的男朋友。

也不知道是哪句話惹到女孩了,吵着鬧着要分手,沈添也是氣頭上,答應了女孩。

女孩和閨蜜約着買醉,在路邊的燒烤店點了一整箱啤酒,典型的自不量力。

兩個人喝的還沒吐的多,店裡她倆搞得一片混亂,客人都被嚇跑了,老闆氣的想打人。

最過分的是,走的時候還忘記結賬。

一人懷裡抱着一個啤酒瓶,跑出了中考八百米體測的速度,老闆在後面追都追不上。

沈添跟在後面和老闆道歉,幫忙結了賬,還多給了打掃衛生的錢。

看着手機的到賬消息,老闆樂的合不攏嘴,男人轉了兩千塊錢,今晚的營業額提前完成了。

老闆扔掉身上的圍裙,跑到後廚吆喝着:

「老婆,咱今天晚上發財了,快別弄了,早點回家睡覺,造愛的結晶。」

*

「老,老闆,開門啊老闆,我,我來吃早餐了。」

姜枝語暈暈乎乎的走到一家早餐店門口,是她們常吃的那家。

沒注意門是關着的,直接一頭撞在上面,撞了好幾次都沒進去。

姜枝語吃痛的捂着額頭,委屈巴巴的告狀,「嗚嗚嗚,小,小姿,有,有人打我。」

柳姿,「誰,誰敢打你,打電話叫交警叔叔把他抓走。」

姜枝語指着玻璃門,表情很是氣憤,「小姿,就,就是它,打的我好痛啊。」

柳姿趴在玻璃門上往裡望,裏面黑漆漆的一片,啥也看不見。

這時一輛汽車緩慢駛過,反射出一道亮光。

柳姿激動的大喊,「俺老孫發現你了,玻璃精,還不快快現出原形。」

見沒人回應,柳姿揮動着手中的酒瓶,「嘿,妖怪,吃俺老孫一棒。」

「砰」的一聲,早餐店的玻璃門被女孩手裡的酒瓶砸了個大洞,瞬間酒醒了一半。

姜枝語看到這一幕,激動的拍手叫好,「小姿好棒,小姿好棒,妖怪被你打死了耶。」

柳姿得意的笑了笑,突然一股噁心的感覺湧上心頭,直接吐在了早餐店門口。

姜枝語聞到味了,皺着眉頭,「你,你怎麼吐了啊,是不是被這妖怪反噬了?」

吐完後,柳姿覺得胃裡舒服多了,從口袋裡掏出手機,發現有好多同一個號碼的未接電話

看了眼門口的嘔吐物,又看了眼坐在地上的女孩,還是先把門口的東西搞一下吧。

附近有家二十四小時便利店,柳姿和姜枝語經常去,離這裡不到一百米,走路幾分鐘。

柳姿把姜枝語攙扶起來,柔聲問道,「小語,你想不想喝水?」

「唔,水,我好渴……

姜枝語的嘴對着酒瓶,倒了好幾下都沒喝到水,生氣的把酒瓶扔到一邊。

柳姿扶着女孩到最近的公交車站台,這個點公交車早就不營業了。

那裡有椅子可以先休息一下,不會影響到別人。

柳姿深吸一口氣,努力的站直,「你,你就在這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這個路口的車輛不多,柳姿小跑着過馬路,腦子裡一個念頭,買水給小語喝。

姜枝語蜷縮在公交站的椅子上,像個被丟棄的洋娃娃。

待柳姿走遠,姜枝語小聲的嘟囔着,「小姿,別,別走,我,我是巴啦啦小魔仙,看,看我給你變魔法。」

說罷,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咻~的一聲。

手裡的手機以一個完美的拋物線,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里。

跟在後面的男人悄悄地走到了公交站,皺着眉頭,從垃圾桶里撿出手機,

沈添用紙巾擦了下手機,放在了女孩的手提包里。

沈添輕輕推了推女孩的肩膀,詢問道,「姜小姐,你喝醉了,我幫你叫個車送你回家吧。」

姜枝語迷糊的睜開眼,發現一個男人蹲在她旁邊。

越看這張臉越眼熟,這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