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阿爹的手臂》[她阿爹的手臂] - 第一章

若是他知道家人因他悲憤而亡,他到時候又該如何自處?
「阿姐送我去了學堂,我如今已能背很多書了,扇面上的字也是我寫的,阿爹看看寫得好不好?」
寶珠抱着她阿爹的手臂撒嬌道。
這時候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患了痴症,我一直覺得寶珠並沒有病,她只是在某些方面稍微比別人想的少些,更孩子氣些。
她阿爹便將扇面細細看了,一邊看一邊點頭,鬍子已很長了,便摸着鬍鬚,嘴裏不停地誇讚。
「我兒有出息了,竟能寫出這樣好的字來,看來你二兄和三兄更該好好努力才行。」
我喜歡溫家,也是因着溫老爺對兒女的態度,對兒子嚴肅些,對女兒溫柔些,可滿眼都是濃濃的愛意,從不曾厚此薄彼。
他教出的孩子便能心胸豁達,並不一味迂腐。
「二兄三兄可聽見了,再不努力些我便要超過你們了。」
寶珠得意地仰着下巴。
「這都是你阿姐的功勞,她養你已大不易,還送你去讀了書,日後定要記得你阿姐的好處。」
她阿娘點了點她的額頭。
「我阿姐自是世上最好的阿姐,我也是阿姐最貼心的妹妹,阿娘,你看阿姐給你們縫的新衣,裡衣全是細棉布的,用水洗了晾乾,用手又齊齊揉軟了才能縫,不過我現在也能幫阿姐縫了。」
寶珠翻來包袱,拿出裡衣來。
當年和我一同賣來汴京的香秀,如今在大戶人家做了姨娘,聽聞要使人往老家捎東西,我尋了她,將這些年給爹娘弟妹縫的衣服並三十兩銀子捎了回去。
前些天那人回來了,捎了一封信,是我阿爹在城裡託人寫的。
自得了我賣身的二兩銀子,我爺奶便鬧着分家,那二兩銀子便按人頭分了,我爹娘只得了六百個大錢。
房子是爺奶蓋的,自不會分給我爹娘,我爹咬牙領着我阿娘弟妹進了縣城。
我爹有把力氣,帶着我阿弟在糧店做了夥計,我阿娘帶着妹妹給人家漿洗衣物,雖掙不了多少錢,卻在城裡租了房子,如今過得都還好。
如今得了我送回去的三十兩銀子,連同這些年攢的,就能回村買地蓋房子,還能給我弟弟說門親事了。
溫家於我,如同再生。
若不是老爺夫人當年慈悲放了契書,誰知道如今是生是死?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