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興》[宋興] - 第7章 淮寧郡公府

江睿看到熊虎彪不知道從哪個鄉民借來了一個舊鐵鍋,鐵鍋靠近邊緣的位置破了一個二指寬大小的洞,不過不影響使用。

一個上了年紀的老衙役經驗老道,他用刀柄對準鐵鍋的小裂縫,在破洞的另一端敲了一個與之相差無幾的洞,然後用鐵鏈把鍋吊了起來,底下就是火堆,這廟柴火到是不缺,到處都是爛木頭,幾根木頭下去火立馬旺起來,鍋中的水開後倒入湯餅,就着采來的野菜用自己佩刀攪拌着。

江睿收回目光,想想家中此刻應該也是用飯的時間了,婷兒應該告訴爺爺我去城裡找阿姐,讓他們知道反而心急亂投醫,着了別人的套了。

沒我在飯桌幼妹一定又扯着爺爺的鬍鬚鬧着要喝冷飲了,爺爺肯定又氣又心疼自己所剩無幾的山羊須,到底是無可奈何,想到此,江睿忍俊不禁,嘴角微微上揚。

前世江睿父母早亡,對於親情他是無比渴望的,這一年多來的相處,江睿也逐漸接受了魂穿北宋,這種電視劇才敢演的荒誕事情,對於失而復得的親情他是格外珍重的。

……

距離這座破敗的土地廟幾里遠的淮寧郡公府,兩個門房將厚重的大門緩緩關上,燈籠發出的微光在黑暗中晃晃悠悠。

府內亭台水榭錯落其中,一個個天井將它們全串聯起來,食物的香氣伴隨着風從天井向外擴散,郡公府的右邊是一小片園林,而最左邊是一個很大的荷花池,這個時節正是爭相開放的時候。

「疏影橫斜水清淺,荷香浮動月黃昏」。

換一個「荷」字倒也符合此刻的意境,不過荷花的清香終究被隱約飄過來的食物香氣蓋過了。

「鐺」

「鐺」

「鐺」

三聲震耳的敲鑼聲,打破了郡公府的安靜,也意味着府內的用飯時間到了,府內逐漸起了喧鬧聲。

不多時,僕役們紛紛停下了手裡的活計,陸陸續續的出現在飯堂,與飯堂一牆之隔有一個屋子就是丫鬟們用飯的地方,只有食堂和它們相連但兩者並不相通。

宋朝風氣雖然沒有清明時期腐化,講究男女大防,可畢竟男女有別,風氣還沒有開放到陌生男女同桌用餐的地步。

「小石頭,從城裡採買回來了,我可聽說足足有兩大馬車呢,你個大忙人不會把我的事給忘了吧。」

說話的男子是飯堂的管事,站在飯堂門口,腰間掛着一條大白布,渾圓的肚子極為顯眼。

「高叔,你的事我怎麼敢忘呢,瞧這是什麼。」被叫做小石頭的年輕人摸了摸衣袖,掏出了一雙嶄新的布鞋。

「高叔,府里可是給我們發鞋的,夏兩雙冬兩雙,我一年到頭都穿不完,怎麼還去買,還指定林記鞋鋪。」

「叔我呀,穿別家的鞋腳就癢的難受,這林記的鞋結實耐用,關鍵是叔穿的舒服不癢」

「你可少騙我了,我拿着你那雙舊鞋剛進店裡就被老闆娘認出來了,她可是一口一個高郎的叫着,還問我是你什麼人呢?」

「還腳癢,高叔啊,我看你是心癢吧。」石頭說完把鞋往高管事的懷裡一扔,就往飯堂里跑。

「你小子,我看你是欠打,後廚我給你留了個雞腿,別涼了。」高管事氣的笑出了聲。

「還有,剛剛趙管家似乎有急事,飯都沒用就出府了,讓我給你帶話,採買事宜這次直接和老爺交代。」

「知道了,高叔。」

「嘿,這個臭小子。」

高管事用手輕輕的摩挲着這雙來自林記的鞋,怔怔出神,似乎想到了什麼。

「唉……」

輕嘆了一口氣便轉身走進了飯堂。

……

府內靠近右邊園林有一個小院子,相對於整個郡公府可能並不是很顯眼,甚至看上去還很樸素,可這個院子府內沒有人不知道。

院子的堂屋內擺着一張四方桌,桌子看上去有些年頭,一隻桌腳還墊在一塊木板。

桌上放着的都是尋常百姓的家常菜,一小碟鹹菜,一盤藕丁,一盤炒芥菜,還有一盤稍顯奢侈的炸雞腿。

桌子的下首坐着一個女童,年齡不大,看上去六七歲的樣子,梳着羊角辮,因為身高的緣故,坐在椅子上還夠不着地,肉嘟嘟的小腿無規律的晃動着。

「爺爺,我的酸梅汁喝完了,囡囡還想喝一杯,好不好嘛。」

女童名叫江筱,舉着一個竹製馬克杯,嬌聲的向坐在上首的老人撒嬌,聲音清脆如鈴。

「不~行!」

老人直接拒絕,就着鹹菜將碗里最後一口粥喝乾凈,舒服的靠在椅背打了個飽嗝。

江筱見爺爺直接拒絕,小嘴撇着,小酒窩若隱若現,小眼睛看向了坐在自己右邊的奶奶。

正在夾菜的老婦人哪裡擋得住這樣的攻勢,敗下陣來,隨即放下了筷子。

自己的小孫女,她娘生她時就走了,她爹又在京做官,一年到頭也回來不了幾次,可以說是自己一把帶大的,見不得委屈。

「囡囡,爺爺不肯,奶奶給你倒,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