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興》[宋興] - 第2章 黑豬出沒

要知道,在農業技術並不發達的古代糧食畝產普遍都在兩到三石,能到三石都是上好的水澆田,還得好好照料,注重堆肥。要是旱地,那就只能交給天意了,起碼得打對摺。

馬鈴薯自從被歐洲殖民者從南美洲發現,就憑藉自身優秀的食物屬性,邁着大步,走遍世界,這當然是殖民者血腥掠奪後對世界最大的貢獻了。

馬鈴薯作為主食可以直接水煮,簡單方便口感糯糯的,飽腹感很足。做菜那花樣就更多了,醋溜馬鈴薯絲,馬鈴薯牛腩,干炒馬鈴薯片,馬鈴薯燉雞,毫不誇張的說萬物皆可馬鈴薯。

最讓人青睞的還是它的產量,經過一代代的培育,現代馬鈴薯的產量可達畝產2000公斤往上,專業種植更可達5000公斤。

這是什麼概念,換算一下單位,2000公斤就是畝產33石,去掉現代先進的種植技術和肥料因素在大宋20石是沒有問題的。

對比宋朝的糧食3石頂天的產量,可謂是降維打擊,無疑是一種扭轉時代的農作物。

……

「少爺,這個奧爾良是什麼糧?不知道是粗糧還是細糧,好吃嗎,不過好像剩的不多」。婷兒瞧着竹盒裡許多沒聽過的物事問道。

江睿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不緊不慢的繼續着手上的動作,把魚打個花刀用鹽腌制好,抹上剁椒醬,再把所剩無幾的奧爾良燒烤料全部撒上。

這才回了一句

「此糧非彼糧,可不是什麼吃的,是一個地名。」江睿哭笑不得。

「那它在哪啊,可以託人去買,這個香料聞起來就好香。」婷兒繼續問道。

江睿想了想道:「你知道海嗎,它就在海的那頭,遙不可及離我們太遠了.「

婷兒搖了搖頭,「我沒見過,不過我聽村頭的二虎叔說過,他年輕時跟人到過海邊做生意見過海,海就像天空一樣廣一樣藍。」似乎想到了什麼,婷兒接著說道:「他還會使船哩,不如請他去採買,咱們付給他工錢」

到底還是個孩子,要知道此時距離哥倫布發現新大陸足足有四個世紀之久,此時的大海是富有的,也是危險的。征服大海,至少還不是目前江睿可以做到的。

「去不了,你可知江寧到東京有多遠?」

「婷兒不知,不過老爺上次從東京回來要二旬天,想來是遠的。」

「江寧到開封大概有一千多里路,這江寧到奧爾良可是有幾十個這樣遠,而且還要走海路,有數不清的暗流,毀天滅地的風浪,隨時都可能葬身魚腹,可以聽到海哭的聲音。海事當慎之又慎。」江睿說道。

「知道了,少爺真是小….心」婷兒揉了揉眼睛,眼睛瞪得像銅鈴。

「那肯定要小心行事,以後會有機會的,這個木盒子,該有的都會有的,人還是要有夢想的。」江睿一本正經的說道。

「少爺小心!」

婷兒這才看清楚,一頭健碩無比的大黑豬從灌木叢里竄出來,剎那間就把江睿頂在身上又飛奔而去,嘴裏不停的發出哼唧唧的叫聲。

就似那強搶良家的山匪,得意的發出「geigei」的怪笑.

「我***的瘋豬,我是吃了你媳婦,還是吃了你孩子啊。」

江睿一邊無能怒吼,一邊雙腳緊夾豬腰,雙手不停拍打着這豬的頭。

可這些並不能阻止豬的狂奔,反而因為疼痛的刺激,像無頭蒼蠅的來回亂竄。

江睿看着速度越來越快的豬,自知自己是沒有辦法讓其停下,只能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大山」聲音洪亮又不失自信,但自信中又帶有億點點的慌亂。

「少爺,我在!」人形坦克一般的大山天神下凡一樣急速靠近,手裡提着籮筐里的西瓜邊跑邊掉,索性一股腦全部丟在地上。

最後一個箭步,飛身一撲一把抓住了豬的兩隻後腿。

大黑豬發出了急促的叫聲,背上的江睿直接被慣性甩了出去,撞在了梨樹上,樹葉劇烈的搖晃起來。梨砰砰的砸在江睿的身上,頓時一陣頭暈目眩,眼冒小人。

而這邊,大黑豬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劇烈的掙扎使得頭部不知被什麼尖銳東西劃開了幾條口子,鮮血淋漓,兩隻前腿不停的亂踢。

大山順勢一隻手抓住兩隻前蹄,另一隻手抓住兩隻後蹄,直接把它提了起來,緊接着用麻繩把四肢綁在一根粗樹枝上,吊了起來,除了時不時哼唧幾聲,倒也消停下來。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現場已是一片狼藉,蔬菜、破碎的西瓜散落一地。

回過神來的婷兒趕忙把少爺扶起來,急切的問道:「少爺,你沒事吧」。

江睿緩了緩神,用河水洗了把臉,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發現自己的額頭又起了一個包,一左一右倒是顯得別緻。

「大山,還愣着幹嘛,架火架火!

……

「少爺真香啊,」大山大口大口的咬着烤好的豬蹄,滿嘴流油,活脫脫一副野人像,他一人已經吃了三隻了。

一共就四隻,要不是江睿攔着給婷兒留了一隻,怕是都要進大山的肚子了。

至於江睿,江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