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24歲的男孩》[死在24歲的男孩] - 第8章 余總的春天(2)

/p>

我仔細端詳了一下信封包裝,除了一個姓名蕾蕾,和余林均收就沒有其他東西了。

我並沒有打開信封,而是將信封放在余林均的枕邊就睡覺去了。

第二天,也不知道余林均有沒有看到信封,他也沒問是誰放的,而是一大早就出門了,直到9點才回來,並且手裡提着一大口袋的早飯。

「兒子們,起床吃飯了。」

我和雄航沒睡多久,所以眼睛半眯着,朦朧的看着桌子上的包子油條。詫異的問道:「發財了?」

「不是,再猜一下。」

「那就是戀愛了。」

「…」

「…」

「卧槽,真的啊,誰啊?」時間靜止了幾秒,我們才反應過來。

果然,是情書。我心裏其實早已有了猜想。

「快吃吧,等一會兒還要上課呢。」

余林均有些不好意思的扭捏了一下,雄航他們正急着追問女生是誰,誰眼神不好,看上他了。

余林均解釋後才知道,原來他和女生是同一個地方的,初中是同學,高中也是,他很早以前就對人家有想法了,只是上了大學才去找人家表白。

不過好在對方對他也有一些想法,所以才寫信回應他的表白。

我狠狠地咬了一口油條,雖然對於室友脫單很是高興,但是總覺得不舒服,目前寢室就剩下我和雄航兩隻單身狗了。

「老薑,話說你不是經常和蕾蕾的閨蜜一起玩嗎?要不要我和蕾蕾撮合一下你們呀 」(ಡωಡ)

我坐在床上一陣鬱悶:「不需要,管好你自己就行,你看我像缺女朋友的嗎?」

他們三個異口同聲地說:「不是像,你就是。」

「我…」

明明是秋天,為毛別人的春天來的這麼早,不說秋天是分手的季節嗎?我恨。

(ノ=Д=)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