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命大人的心尖寵》[司命大人的心尖寵] - 第10章 救人

趙雍安排了二人上好的的客房,怎麼也是不能得罪這些祖宗的,一隻白鴿在黑夜裡從趙府了出去。

秦雨蘭看着沈如風又在翻看他的命簿,一個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發著藍光的筆,決斷着世間事。

「你怎生這樣不着急?」秦雨蘭不客氣的坐在沈如風的旁邊,沈如風知道秦雨蘭不識字,也沒有收下命簿,手中的筆也沒有停下。

秦雨蘭不知道怎麼想的,想去拔了那筆,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可是秦雨蘭怎麼也碰不到這個筆,手伸過去的時候,筆就隱了去。秦雨蘭氣悶,可是也沒處發,只能在房間里不斷的踱步。

「心煩」

沈如風收了命簿,抬眼揉着眉看向秦雨蘭,有些疲憊的樣子。

「你不打算管嗎?」秦雨蘭期待的看向沈如風,希望收到自己想要的回答。

「我不管命數。」

秦雨蘭埋下了頭,細長的睫毛,默默的再也沒有說話。是了,自己又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呢,明明知道對方是不知人間冷暖生來便是人上人的神仙。何苦要拖着他。腦子又不合時宜的想極力忘記那對母女的慘狀,直打哆嗦,一條人命,在神仙的眼裡只是自然規律而已。

這趟來也只是找到那個女孩和那個男孩讓他們互相表明心意罷了。

沈如風看着秦雨蘭的頭頂,如墨的發間並一點裝飾都沒有,只有一根釵子簡單的盤中頭髮,這是那日秦雨蘭讓自己送給她的。

這漫漫仙途,秦雨蘭似乎是唯一一個陪伴他這樣久的人。

他的心中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不想看到她不開心。

「但我此時是凡人。」沈如風依舊毫無感情的補充道。

秦雨蘭以為自己聽錯了,猛的抬起了頭,眼睛發亮的看向沈如風冷清的側臉龐,傲嬌的樣子有點像司命殿的那隻仙鶴,秦雨蘭心情大好,覺得此刻的沈如風是她見過以來最可愛的一次,難以把持的飛快的親了一把沈如風的臉。

一陣濕濕的潤潤的感覺傳來,沈如風的腦子裡閃現了星羅盤上所有的親吻畫面,這感覺真不好,沈如風拿起了帕子優雅的擦掉了。

秦雨蘭充滿笑意的眼中閃過一絲失落,佯裝生氣道:「你這是作甚,虎奔說這是表示感激。」秦雨蘭睜着眼睛說起了瞎話,虎奔告訴她這是對自己喜歡的人才能做的。怎麼說呢,她反正是非常喜歡此刻的沈如風的,無關外貌,就覺得他是個好人。

房間里只有一根蠟燭在搖曳,照着沈如風的影子於白牆上異常的高大,秦雨蘭悄悄的靠在動了動腦袋讓自己的影子靠了上去。

沈如風發現了秦雨蘭的小動作,默默保持住自己挺直的腰板。

翌日

趙雍擺了一桌酒水和菜等着秦雨蘭和沈如風,待他們落座一臉諂媚的伺候着。

「你府上可有一夫人「秦雨蘭問的有些沒頭沒腦。

「您這可是說笑了,我府上好些夫人」趙雍驕傲的橫着那個肉臉。

秦雨蘭思考了一陣道:「最後娶的那個夫人,還給你生了個女兒。」

趙雍臉色變了:「那個賤人!」

秦雨蘭瞪着杏眼嚇唬他,生氣道:「你怎麼這麼說你妻子?」

「那個女兒不是我的,嫁進來就帶着身孕了,看她長的好看,我可是花了不少心思買回來的。」趙雍的臉色陰陰沉沉的。一直提醒沈如風和秦雨蘭吃菜。

沈如風抓住了秦雨蘭準備動筷子的手,抬眸冷清的看向趙雍:「為何下藥?」

趙雍陰險的笑道:「我昨晚便放出飛鴿,加急打探道你們不過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