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四合院之何大清的幸福生活] - 第8章 戲如人生

張主任還沒走出大門口,劉海中哼哼着領着老婆孩子就回家了,今天他這臉算是丟盡了!等易中海何大清他們回來,就聽着後院劉海中家裡鬼哭狼嚎,大兒子光齊不捨得打,倆小的光天和光福算是倒了霉了,劉海中這憋孫那點兒本事全用在這兒了,真特么不是玩意兒!

易中海還想展現他的一把手的權威,想着是不是去勸勸,何大清理都沒理,背着手就回家了。這年頭又沒有什麼婦女兒童保護法,別說打孩子了,打媳婦都是習以為常的事兒,吃飽了撐的才會去自討沒趣!反正又不是打我兒子,愛咋咋地!今天易中海有點虎頭蛇尾的感覺,雖說也當上了一把手,可越琢磨心裏越不得勁,本來還想找何大清孫立軍一起聊聊,想了想又興緻索然,悶着頭回家憋氣去了。

賈張氏一回到家就鼓動賈東旭去找易中海,下禮拜他們家就要辦喜事了,趁着易中海榮升大院一把手,怎麼著也要把便宜占足了!何大清這個王八蛋居然也成了二把手,真是老天沒眼!不過也好,昨天老娘去請他給我們家做席面居然不答應,現在你不是院子里的二把手嗎?我們賈家辦喜事你必須來給我們幫忙,要不我就去街道告你!讓你這個二把手幹不成!還有咱們賈家孤兒寡母的不容易,這結婚娶媳婦,大院所有鄰居必須隨禮,少了還不行!東旭啊!趕緊去找你師父去,讓他把這些事都趕緊辦嘍!

賈東旭時年21歲,一頭捲毛猴不拉嘰的,自小受賈張氏這麼個潑婦熏陶怎麼可能是個好鳥?不過心思倒比他娘陰沉,信奉咬人的狗不叫喚這條真理,也是擅長背地裡算計,這點兒倒是隨了易中海。何大清一直覺得易中海和賈張氏之間有問題,要不是賈東旭那一頭捲毛和他那個死鬼爹一個模子,何大清真的懷疑賈東旭是老易的種。

「娘,別叨叨了!你沒見我師父今天回來的臉色嗎?我這會兒要是就去說咱家的事兒不合適,等明天上班的吧,我找個機會和我師父商量。」賈東旭陰着臉不耐煩的說著,出嫁從夫,夫死從子,賈張氏別看是滾刀肉,對兒子現在可不敢扎刺,他這個兒子背地裡陰森森的,真要板起臉來她也就消停了。

大院里眾人回家去怎麼狗屁倒灶何大清才不關心呢,回到家陪着雨水玩了一會兒,時間差不多了就收拾收拾睡覺了。老子還要上學呢!廚藝學習300個課時,每天他可以自由選擇時間上課,50年代的夜晚,除了生孩子玩兒沒有其他娛樂,他光棍一條上課也是不錯的選擇,長夜漫漫孤獨難耐啊,要不怎麼會飢不擇食進了白寡婦的坑?

想到這裡何大清又犯愁了,白寡婦怎麼整?現在這事兒才是當務之急,躲是躲不了的。時下新社會了,作風問題是大事,即便何大清是鰥夫,可真要讓白寡婦不顧一切的鬧起來,何大清肯定沒有好結果,因為這種事只要女方咬着不撒口,男方一定被動!別不信,就是70年後也是這樣,除非你破罐子破摔抱着兩敗俱傷的打算,否則不付出代價是不可能善了的。何況就算現在不出事,以後如果運動來了,就他這點破事就是一個污點和把柄,要是再落到對手那裡,嘿嘿……!所以不能掉以輕心啊!

午夜時分麥克準時上線,今天的獎勵很驚喜,現金10元,另有部分生活物資。手電筒,火柴蠟燭,茶葉一斤,白糖一斤,麵粉一袋(50斤),花生油一桶(10斤),鹽醋各2斤,何大清一合計這不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嘛!「麥克大哥,呵呵,這怎麼好意思呢?咱這獎勵是以後每天都這樣還是……」

「傻豬他爹,今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