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神域》[水無神域] - 第9章 首戰告捷

**廣場被分成了十幾塊大小相等的場地,眾人按照着光幕上的順序開始進行比試。

李承霄三人中率先出場的是袁瀚。

「加油啊老袁。」李承霄在場邊給袁瀚加油鼓勵,慕容雪在一旁也是緊張地看着場上的袁瀚。

袁瀚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示意二人放心,他和對方相互致意,比試正式開始。

袁瀚的對手叫林勇男,有着築基初期的實力,但本次武鬥只比武功招式,這對他來說倒是個機會。

其實在修真界,只有邁入築基期才能算是真正的修真者。在各大門派中,這築基就是一道分水嶺,也是記名弟子和外門弟子的分界線。

林勇男率先發難,他腳下生花,圍着袁瀚不停地打轉,袁瀚不敢大意,目光緊緊地鎖住他的身影。

儘管不能使用法力,林勇男出劍的速度仍是極快,袁瀚閃身躲過,將劍橫在身前擋住了他的攻擊,兩劍相撞,火花四濺,看得李承霄脊背發麻。

電光石火間,兩人已交手數次,林勇男的劍又快又准,每次都是奔着袁瀚的要害進行攻擊。好在袁瀚反應夠快,身子又靈活,總是能夠從林勇男的劍下找到破解之法。

林勇男久攻不下,心理漸漸失衡,他的攻擊已經失去了章法,不斷地揮砍劈刺也消耗了他大量的體力。

反觀袁瀚這邊,雖然看起來一直在被林勇男壓着打,但是他基本沒有移動過地方,只是通過扭轉身體和格擋來化解攻擊,這讓他的體能得到了極大地保存。

而且在防守中,他已經慢慢看穿了林勇男的招數,他抓住破綻,在林勇男的腋下一點,接着一個閃身來到林勇男的右側,用肘在他的腰間猛烈一擊。

林勇男腰間吃痛,身體不自覺的歪向一側,袁瀚趁機單臂摟住他的脖子,接着用力一拉將其放倒在地。

「我輸了。」林勇男伸手彈開了眼前的長劍,他爬起來衝著袁瀚拱手道:「佩服。」

「袁瀚勝。」

場上的玄天宗弟子在林勇男的名字上畫了個叉,袁瀚興奮地對着場下的李承霄和慕容雪揮了揮手,看起來還是贏得蠻輕鬆的。

幾場過後,終於輪到李承霄和柳書豪出場了,兩人在場地內站定,開始相互致意。

「柳兄別忘了賽前的承諾啊。」

柳書豪冷笑道:「放心,不會要你性命的。」

「哎,不對。」李承霄擺了擺手,「柳兄,你之前可說的是不會傷我,現在怎麼成了不要我性命了?」

「比賽難免磕磕碰碰,你要是害怕,那就直接棄權好了。」

李承霄其實還真考慮過棄權,他剛剛看了袁瀚和林勇男的比賽,這真刀實槍的,他還真的有點接受不了。尤其是他又偷着打聽了一下柳書豪的實力,結果是築基中期,這讓他心裏打起了退堂鼓。

可他性子倔,又好面子,如今柳書豪說讓他棄權,他肯定是不會這麼乾的。他抽出寶劍,把劍鞘扔到一旁,示意柳書豪進攻。

柳書豪唰的一下拔出寶劍,一眨眼的工夫就來到了李承霄的面前,把他嚇得連連後退。

袁瀚在場外看得是冷汗直流,這柳書豪行事雖然囂張,但確實本事了得,他使出了一套《乾坤飛劍訣》,這可是地階功法,以築基期的修為去修鍊地階級的招式,難度還是相當大的。

柳書豪那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速度,壓得李承霄喘不過氣來,他看得出來李承霄好像只是憑着一股蠻力在跟自己抵抗。

於是他玩心大起,不停地戲耍着李承霄,卻又不傷害他,看到李承霄氣喘吁吁的樣子,他心裏很是開心。

「太過分了。」袁瀚氣的一拍大腿,看到自己的兄弟被人欺負成這樣,他卻什麼忙都幫不上,心裏很不是滋味。

慕容雪心裏也是焦急萬分,可她也和袁瀚一樣,除了擔心又能做些什麼呢。擂台之上,生死有命,這是比賽的規矩,除非選手自己放棄,別人不能干涉。

場上的玄天弟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這根本就是單方面的碾壓,他怕出現意外,便連忙派人把胤逸真人給請了過來。

胤逸真人身為本次大賽的考官,當實力相差過於懸殊的時候,他是有權利叫停比賽的,這也是出於對選手的保護。當他來到場地旁,看到兩人的狀態時,便立刻下令終止比賽。

場上的玄天弟子在得到胤逸真人的授意後,立即衝到兩人身邊,柳書豪此刻玩的正高興呢,他一把推開玄天弟子,繼續向李承霄進攻。

李承霄此時連呼吸都變得異常困難,大腦缺氧讓他身體不再受控制,他開始變得搖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