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無神域》[水無神域] - 第8章 三道試題

玄天宗山門外,數百人聚集於此,李承霄、袁瀚、慕容雪也在其中。這些人里,有的是世家貴族,有的是寒門子弟,但在今天,他們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參賽選手。

天瀾聯盟一直倡導着平等思想,他們選拔弟子的標準就是只看個人的能力是否出類拔萃。

今天他們就要戰勝這裡的其他人,取得一個好名次,成為天瀾聯盟中的一員,縱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夠羽化成仙,但有聯盟這個大靠山,將來回到朝堂,封妻蔭子便不再是什麼難事。

慕容雪天才的名聲在外,眾人一見她也來參加大賽,都覺得第一的位置肯定非她莫屬了。畢竟慕容雪在受傷之前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在年輕一代里是巔峰的存在。

修真界按境界分為鍊氣期、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化神期、洞虛期、大乘期和渡劫期,其中大乘期和渡劫期其實也可以合併成一個境界,因為修鍊到大乘期後,隨時都有可能渡劫飛升。

渡劫成功的便可飛升仙界與日月同壽,渡劫失敗的,有的神形俱滅徹底消失,有的肉身被毀,只能轉修靈體,基本上也就無緣仙界了。

眾人目光都聚集在慕容雪身上,四下里議論紛紛,都覺得她來參賽有失公平,雖說前五十名都能進入天瀾聯盟,可只有前三名有選擇門派的權利,相應的門派也會更加重視和關注。

慕容雪很討厭這樣的感覺,如果她修為還在,即使被人這麼說了,她也能夠接受,可是現在她剛剛傷愈,功力盡失,又被人如此議論,心裏難免覺得有些委屈。

「慕容姑娘,好久不見啊。」一個身穿華麗服飾的年輕男子正在跟慕容雪打着招呼,並且滿臉笑意地朝着慕容雪走來。

慕容雪則是一臉疑惑地看着這個陌生男子。

「你不記得我了?」那男子連忙介紹道:「我是柳書豪啊,咱們兩家一向交好,我們見過很多次的。」

慕容雪連自己的家人都記不起來,哪還能記得他,而且就算沒失憶,以她那高冷的性格,她也不會理柳書豪的。

柳書豪好像都習慣了這樣的待遇,他嘿嘿一笑,就站在了慕容雪的身邊。而她下意識地往李承霄的身邊靠了靠,柳書豪見狀嘴角一撇,瞬間掃視了李承霄一眼。

「各位請安靜一下。」山門處一名男弟子大聲地喊道:「請大家有序入場,第一百二十一屆天瀾大賽即將開始。」

眾人在玄天弟子的引導下相繼進入了山門,這玄天宗附近的景色倒是美輪美奐,高聳入雲的山峰,飛流直下的瀑布,搭配着精緻雅閣的建築,再加上這一群仙氣十足的弟子,如果放到地球上來拍,這樣的拍攝場面絕對算是大製作。

李承霄一路上倒是顯得格外輕鬆,本來慕容雪康復了,他便想着回到地球生活,雖說修行之道的確讓他很感興趣,可他還是捨不得自己父母。

不過慕容雪可不希望他離開,她便對李承霄說道:「若是我在比賽中再次受傷可怎麼辦啊。」

慕容峻倒是沒看出來自己女兒的心思,但他之所以把李承霄叫來,也正是為此目的,於是他也趕緊應和道:「是啊,雪兒的傷我始終是放心不下,所以還請李少俠再多留些時日吧。」

其實李承霄也不想走,但是他又過不了自己心裏那關,如今有了新的任務,也算是能夠說服自己,於是便答應了下來。

柳書豪一直跟在慕容雪的身邊,看到他們三人說說笑笑心裏很不是滋味,尤其是看到慕容雪和李承霄挨得那麼近,他恨不得把李承霄給撕碎了。

這個柳書豪是柳家的三少爺,從小就開始跟隨哥哥修行,他大哥柳書奇現在是蒼雷派的傳功長老,二哥柳書弘是飛鷹神殿的首席大弟子,而且柳家不僅在修真界很有實力,同時還是天赫國的國戚,家族地位相當崇高。

慕容勝曾經和柳家的家主是同門弟子,兩家也因此結下了很深的情分,平日里經常來往,兩家友好的關係也是十分牢固。

柳書豪和慕容雪自幼便相識,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如今李承霄突然冒了出來,而自己卻被冷落一旁,他的心中焉能不氣。

沒走多久便來到了玄天宗的**廣場,這廣場四周立着幾個直插雲霄的石柱,上面刻着各種動物的圖案,廣場正中心擺着三個白玉雕像。

正中間的雕像最為高大,他手持七尺長劍,長須飄飄,看上去十分威武;左邊的雕像一身甲胄,豪氣萬丈,右手拖着一個珠子,左手指着遠方;右邊的那個看起來年齡不大,他擺了一個單手指天的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