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前夫求複合》[首富前夫求複合] - 第9章 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嗎

是不是男人?
殷謹舟的臉色微微僵了僵,下巴繃緊。
他目光幽深,啞着嗓子道:「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嗎?嗯?」
「……」溫言的哭聲瞬間就噎回去了。
什麼?
她的大腦飛速運轉,她不記得原書中這個角色和男主上過床啊!
看着溫言呆愣的神色,殷謹舟的氣沉了下去。
他冷笑:「看來你是忘了。

「……」溫言眨巴着眼睛,在作死的邊緣反覆跳躍試探,「我……忘了啥?」
「……」
殷謹舟的眸光冷了下去,大有一種要扒皮殺兔的感覺。
「你果然忘了?嗯?」
男人拽着她的腳腕將她從床中間拖到了床邊,而自己卻傾身壓在了她的身上,猶如一堵牆。
「……」
溫言被他看的頭皮發麻,只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我……」
她的心口突突直跳,像是揣了只兔子。
然而還沒等她開口,對面的牆便開了口:「搬出去,不許住這裡。

「為什麼?」溫言瞪大了眼睛。
「沒有為什麼。

殷謹舟的眸光淡淡的。
溫言被他壓在床上,距離近的都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起伏,感受着手腕出傳來的收緊的痛感,溫言蹙了蹙眉。
「我不搬。

殷謹舟的臉色冷下來,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搬不搬?」
「不!搬!」
溫言一字一頓的堅定道。
她自己買的房子,憑什麼要搬出去?
「溫言。
」殷謹舟咬牙切齒,手上也不由幾分用力,「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