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太子要納你為妃》[世子,太子要納你為妃] - 第10章 比武(2)

閑逛了一圈後,許佳文和郜墨旋即施展輕功就沖向校武場。郜墨的輕功雖不如許佳文,但也算得上是高手了,剛到校武場,就看到李錚同教官商談着什麼東西,不一會兒就朝許佳文走來,「許世子,教官已經同意咱倆在台上進行比武,若是你輸了,你就要向皇上請罪說自己冒領軍功,若是我輸了,我從令往後任你差遣,絕無二話。」

「好了,好了,快上去了吧。」李錚修習的是皇家學院的元象功這樣的高級功法,而許佳文修的則是許家的玉靈功和外祖王家的幻影功這樣的頂級功法,在功法上兩人就差了一大截。兩人登上擂台,擺好姿勢,學院的女弟子聽說連年武比第一的李錚和鎮關侯世子許佳文要在校武場比武,紛紛趕過來湊熱鬧。

隨着教官的一聲令下,在雙方迅速打在一起。李錚運轉內力,使出拈花指擲出幾片枯葉直奔許佳文而去,別看那枯葉軟弱無力但在其內力的加持下變得堅硬無比,許佳文側身躲過,那幾片落葉打得上下課時敲的鐵鐘轟隆作響,看得周邊的小姑娘更是尖叫連連。彷彿看心上人一般。許佳文也旋展內力使出狂浪掌,內力如同波浪一般一重高過一重的直逼李崢而去,到最後一重就連周邊人也感到了一陣壓迫感,真是應了那句話「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直至把人拍死在沙灘上。」

李錚沒見過這套掌法,但也深知它的厲害,急忙運轉全身內力,嚴密防守,才僥倖得以周全,但也不好受。許佳文見狀有些詫異,他還以為至少李錚至少得當場吐血的,結果沒有,正要再出一掌,李錚急忙認輸,「許世子,在下認輸,從今往後,我李錚自當聽從世子差遣。」

說著說著就咳出一點血絲。旁邊的人急忙將其扶下擂台。而許佳文則飄飄然的「飛」了下來,又引得眾少女一陣尖叫。

在許佳文和李錚比試完後,教官開始教授騎馬射箭等基礎性的功課,因為許佳文是收着力道打的,李錚並沒有大礙,騎馬射箭不在話下,同樣也是出類拔舉的,排在了第三名。排在第一位和第二位的是誰呢?當然是許佳文和郜墨了。

下課之後,李錚對許文不再是敵視而是深深地欽佩。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