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們談戀愛,我當什麼電燈泡》[師兄們談戀愛,我當什麼電燈泡] - 第9章 你只是喜歡女生

參兒離開後,祈聽才含笑的鬆開手:「好了,小師妹離開了。」

苦酒睜眼看了看確實不在了,兩個人往外走。

苦酒抬眼看了一眼憋笑的祈聽,不滿的說:「笑什麼嘛,誰知道小師妹這麼單純的嘛,按理說,在人間長這麼大了,怎麼可以一句髒話沒聽過。」

祈聽聽了表示贊同:「小師妹確實單純過頭了,她認識所有草藥和藥性,卻一字不識,你說的那句話也是很尋常的話,小師妹好像有些過於單純了,應該是生長環境造成的。」

苦酒說:「小師妹從小在哪長大的?」

「那就只有千葯峰主知道了。」祈聽想了想說:「你有沒有感覺,小師妹跟普通的人有些不一樣,千葯峰主很看中她,葯園說重建就重建。」

苦酒說:「小師妹一來就修改葯田,還要小師妹親自帶人清掃,千葯峰主若是想修建,不至於等到小師妹到來。」

祈聽搖頭,這些事說了也沒用,小師妹的來歷肯定不同,讓千葯峰主親自帶來的,能有不特殊的嗎。

祈聽忽然笑了:「你故意讓小師妹找三師姐的?太壞了吧。」

苦酒聽了用手肘戳戳祈聽的胸得意的笑:「三師姐與六師姐正在下棋,就六師姐那護犢子的樣,會讓三師姐幫小師妹占卜嗎?」

祈聽伸手將苦酒抱起讓他坐在手臂上:「誰知道呢,當初子梅天天與子竹一起,也沒往她倆身邊湊過,這還是第一次三女聚一方呢。」

「哈哈哈哈,我想去看……」

「想的美。」

參兒回友和院時,看到花傘與琉璃正在花園下棋。

參兒邊跑過去邊喊:「三師姐,三師姐。」

琉璃拿着黑子聽到催魂般的聲音,手指都抖了一下,花傘看着正在頭腦風暴的琉璃唇角一勾。

琉璃拿着黑子就往棋盤上拍並大喊:「喊什麼喊,沒看到我們在下棋嗎。」

然而琉璃的小手並沒有拍到棋盤上,啪的一聲,花傘伸出手與琉璃的小手拍個正着。

琉璃表情一僵,被看穿了!

花傘順勢握住琉璃的手,琉璃看向花傘,只見花傘對自己微微一笑,雖然遮了半張臉但眼中充滿了寵溺。

琉璃的臉騰一下就紅透了,隱隱還冒着熱氣。

花傘轉頭看到被嚇的不敢喊的參兒,溫和的說:「沒事的,我知道你最近在做什麼,去找大師兄吧,他們在等你。」

「噢噢。」參兒小聲的應兩聲,偷偷摸摸的離開,也不知道偷摸什麼,彷彿誰看不見她?

花傘回過頭看到琉璃紅着臉盯着自己,輕笑說:「看我做什麼,不打亂棋盤了?」

琉璃鼓起一邊的腮悶悶的說:「師姐對那個小丫頭可真好,什麼都知道。」

花傘垂目看向棋盤:「這麼久了,誰不知道小師妹在做什麼,很早之前我就給她佔了一卦,就等她來找我呢。」

琉璃氣呼呼的抽回手雙手撐桌上起身看向花傘:「你為了她竟然很早之前就占了卜,還故意等小師妹,你是不是對小師妹也很……」琉璃想到什麼坐下側過身十分鬱悶的生悶氣。

琉璃感覺到了危機,在參兒沒出現之前師姐只對自己好的,現在參兒出現師姐對參兒也很好,她感覺自己隨時會被代替,自己不再是師姐的唯一。

花傘哭笑不得哄道:「我就是隨便看了看,一個師門舉手之勞而已。」

琉璃生氣:「如果參兒是男生,你還會舉手之勞嗎?」

花傘一愣沉默了,沒有參兒之前師門只有他們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