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們談戀愛,我當什麼電燈泡》[師兄們談戀愛,我當什麼電燈泡] - 第5章 花燈碎

希爾看了看天色,感覺到夢囈要醒了,隨便擺手說他們想幹嘛幹嘛去,自己回房找夢囈去了。

祈聽帶着苦酒去了廚房準備做吃的去。

司戰去閑着沒事就去修練了。

霧修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

時砂對八弦說;「我現在去焰灼峰,你有什麼想要的沒?」

八弦疑惑的嗯一聲:「嗯?什麼東西,我有什麼要你帶的,沒有。」

時砂噎了一下幾次張口想說什麼但一直沒說,八弦也不慣着他,沒聽到回聲就自顧自的揉着參兒的腦袋,帶着參兒去了小花園。

時砂堵的胸口疼,是誰前段時間說他畫符的筆壞了,要湊材料修一下的。前天器寶閣進了新材料,他都不去看看的嗎?

時砂看着對新師妹興趣滿滿的八弦,當初的他可是一直追着自己後面讓自己喊師兄的,怎麼,有小師妹,師弟就不重要了?

時砂咬牙凶凶的瞪了兩人背影幾眼,氣呼呼的離開了。

八弦入門當了很久的小師弟,他天性活潑好動,自己被師兄們逗的一轉一轉的,想着以後自己當師兄也要這麼欺負小師弟。

偏偏後來進來的苦酒進門就被祈聽護的沒有自己的份,苦酒在祈聽手中學習五年還沒結束啟蒙,祈聽就在北弈山背面的魔域森林中出事了。

然後苦酒就神龍見首不見尾了,八個師兄,只有大師兄知道苦酒在哪,但大師兄不說,還阻止了其它師弟們找苦酒。

後來師兄弟們才知道,其它幾個峰主都找過苦酒,那時的苦酒已經離開了北弈山,無法就被墨誅峰副峰主去追。

苦酒也在那段時間陣術突飛猛進,雖然沒超過墨誅峰副峰主,但卻能在墨誅峰副峰主手中逃跑。

最後誰也沒抓到他,一直到一年後祈聽滿身是傷的從魔域森林中出來,才把苦酒帶回來,自那之後除了學習,兩個人再也沒分開過。

聽說苦酒喝了一年的酒,剛修仙三年的身子,還沒到辟穀的時候,不吃飯光喝酒,竟然就把胃喝傷了。

沒吃東西,生氣了,運動量大等等奇怪的理由,都會引起胃疼,祈聽為了護着他那保護的叫一個仔細。

所以後來時砂入門後,八弦的師兄癮正高,天天變着法的逗時砂讓他喊師兄,經常性的在時砂身邊轉,也很理所當然的幫了時砂許多。

古淵入門時他不願與人相處,所以八弦的熱情依舊還是多在時砂身上。

這種熱情一直到子竹子梅這一對青梅竹馬一起入門時,開始淡了過去。

也許年齡大了不愛逗人了,八弦對待時砂也就如平常師兄弟們一樣了。

但時砂彆扭了啊,要知道他自入門身邊就轉着八弦,早就習慣了耳邊有個人叨叨叨個不停,這人忽然安靜了誰開心啊。

而且他發現,八弦不是安靜了,他只是對你沒興趣了,他轉頭撩小師妹去了,時砂這心情啊,酸的如檸檬泡泡似的。

八弦帶着參兒坐到花園小亭子里,八弦問道:「來這裡還習慣嗎?」

參兒點頭:「習慣的,師兄們都很好。」

八弦點頭同意又問:「那幾個師兄可認全了?」

參兒想了想說:「你是八師兄,教我上課的是十一師兄,長的很嚴肅的是二師兄,一直睡覺的是大師兄。個子高的師姐是三師姐,個子矮的師姐是六師姐。其它的沒說過話不了解。」

「呦。」八弦稀奇的看着小小的參兒:「這才來多久就認識這麼多人了。那剛剛與我說話的那個師兄還記得不?」

參兒想起剛剛的站位點頭問:「那個師兄是不是討厭我?」

八弦好奇:「怎麼會說他討厭你?」

參兒說:「我們往這邊走時,那個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