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別幹了,你是反派啊!》[師兄,別幹了,你是反派啊!] - 第5章 氣運

葉辰卻是沒想那麼多。他一向信奉,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至於什麼禮節,至於什麼信義,那都是狗屁!

這個世界,強者為王!

此時的他,心裏唯一的想法,就是擊敗風紹,奪得聖子之位!

因此葉辰一出手,就直接用上了全力。

面對葉辰如狂風驟雨般的攻勢,風紹一時間處於手勢,場面上看似是被葉辰壓制住了。但只有風紹自己知道,他只是想先探探葉辰的底。

葉辰那氣運之子的身份基本已經可以確定,但風紹卻不確定這個世界到底是不是小說位面,所以也不確定葉辰的行事風格是否會像小說里描述的那般。所以眼下,他得先確定一件事,那就是葉辰到底有沒有越階戰鬥的能力。

別看風紹如今仍然是先天之境,但他的實力其實已經達到金丹之境,因為他修習的並非是太微宗的祖傳心法《太微心經》,而是記錄在天華玉簡上的上古功法《乾坤寶典》。

《乾坤寶典》,根據天華玉簡上的描述,此為乾坤宮三大宮主共同創立而成,造化陰陽,包羅萬象,妙用無窮。而最重要的是,《乾坤寶典》並不看重修行者的資質,因為這上面提到了一種逆天改命的手段。通過這個手段,哪怕是最下品的資質,也可以轉變成最逆天的資質。

傳言乾坤宮就是因為太過逆天,才會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雖然風紹修習的功法與門內其他弟子不同,但這套功法還有個特性,那就是可以偽裝成任意功法,所以雖然他修鍊《乾坤寶典》十幾年了,卻至今無人察覺。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過了數十招,風紹也逐漸發現了一些問題。

葉辰的佩劍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來路,不光通體赤紅如血,而且揮舞之際總會發出若有若無的尖嘯之聲。聯想起這柄劍的名字,一開始風紹只以為這是龍嘯之音。但很快,他就知道不是這麼回事了。

每當尖嘯之聲響起時,風紹便感覺自己的心神受到了動搖,有輕微的恍惚之感。隨着戰鬥越發激烈,這種感覺也越發明顯。不僅如此,他還感覺到自己的精血似是在不經意間受到對方的牽引,這讓風紹不禁大吃一驚。

他下意識地激活了天華玉簡,一層淡淡的藍光逐漸蒙上了他的雙瞳。隨後他看向赤龍劍,下一刻便不禁睜大了眼睛。

竟然是那柄傳說中的神兵!若天華玉簡鑒定無誤,那麼此劍會產生如此效果,也就不足為奇了。

葉辰憑藉著赤龍劍的特性,在場面上穩穩地佔據了上風。他早就發現赤龍劍攝魂奪魄的效果,也很清楚赤龍劍擁有吸人精血的能力。但他一點都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反而覺得自己是撿到了真正的寶物!

擁有此劍,何愁不能越階殺敵?

場下眾人看到風紹被壓制,也是不禁大感意外,看着葉辰的目光中也帶了一抹異色。入門僅僅五年,就能在這種對戰之中壓制入門已三十年的大師兄,這資質不可謂不強。換了在其他宗門,這資質已經有了問鼎宗門聖子的潛力。

可是逐漸的,風紹的表現卻讓不少人都有點看不懂了。

在葉辰如此兇猛的攻勢之下,風紹居然能堅持這麼久還不露敗相,只要腦子沒問題的人都能察覺到,風紹這是藏拙了。

葉辰原本以為風紹根本擋不住自己,卻不料即便自己穩佔上風,一時之間竟也無法拿下風紹,心裏不禁有些焦躁,忍不住喝道:「風紹,你難道就只會像縮頭烏龜一樣防守嗎?」

風紹臉色平靜地說道:「葉師弟,同門切磋而已,何必如此暴躁激進?須知修行之路,首重養心,其次才是修行。你這般急躁,又如何能夠踏上真正的修真大道?」

葉辰冷哼道:「若是像你一樣當個縮頭烏龜,那我寧可不修道!」

「好吧,既然葉師弟如此說,那我這個做師兄的也只好露兩手了。」風紹故作遺憾地嘆了口氣,然後猛地一揮劍,一道道劍氣頓時如潮汐一般向葉辰洶湧而去。葉辰大吃一驚,連忙抬劍招架。然而風紹卻是一招接着一招,明明看上去不疾不徐,但是這一道道劍氣下來卻是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來,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一時之間攻守易勢,圍觀眾人皆是不禁大感意外。

先前葉辰的攻勢雖然也很猛烈,但招數較為凌亂。圍觀之人中有不少都是大行家,一眼就看出來葉辰缺少實戰經驗,只知道一味輸出卻忽略了不同招式在不同情況下的作用。反觀風紹,堂堂之態,舉重若輕,揮灑之間輕鬆寫意,似是絲毫沒把對手放在心上,可偏偏劍招凌厲,連綿不絕,幾乎如驚濤駭浪一般不可抵擋。

兩者相比,高下立判。

在圍觀的眾人中,一個面戴白紗、身材嬌小的綠衣少女望着場中的風紹,眼神中異彩連連,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絲微笑。

「紹哥哥,想不到不過短短三年,潮汐劍訣就被你用得如此玄妙。娘親果然沒說錯,你就是我的大寶藏!」

想到這裡,少女眼神中閃過一抹柔情:「紹哥哥,我得先離開了。雖然這次不能與你相見,但能遠遠地看你一眼,然兒就已經很開心了。你可要記得,待然兒一年後從逍遙堂回來時,你可一定要來娶我呀!」

這時,一個同樣面戴白紗的女子在她身後小聲說道:「師妹,咱們該走了。」

少女點點頭:「好的師姐,咱們走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