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 第8章 涼城亂不亂,子衿說了算

老神棍義憤填膺,指着季子衿道:「混賬小子竟掘爺墳,真是天理難容,我沒你這兄弟!」

「當初李爺爺曾言,要將它一起帶入地下,你這狗東西怎能如此?」

季子衿面無表情,轉身間問向一旁的吳常:「老二,我爺爺有說過?」

可惜吳常沒看他,假裝沒聽見兩人對話,將頭扭到一邊去。

涉及人倫,他不好多言。

見到季子衿此番作態,老神棍怒氣狂飆,「咻」的起身。

而後居高臨下,引經據典痛斥其之不孝,一說就是半小時,還不帶重樣的。

挖耳朵的季子衿本有歉意,忍耐已到極限,眼神微瞥向吳常看去。

「砰」的一聲巨響,老神棍驟感後腦勺一陣劇痛襲來,眼冒金星指着季子衿兩人。

「我踏馬大意了,忘記這兩狗東西秉性,下手偷襲,不講武德。」

雙眼一番,暈了過去。

輕哼一聲的季子衿起身,看着倒地的老神棍面露不屑。

老子任你說得天花亂墜、舌綻蓮花。

高興聽的時候,整一盤花生米,小酌兩杯聽你BB,讓你盡興。

不高興的時候,一棍帶走。

季子衿相信,棍棒之下出真理。

而真理,就是打到你服氣為止。

季子衿甩一甩聽得頭昏腦漲的頭,內心暗道:「終於清靜了!」

「老大,我們這麼做不地道,畢竟大家都是兄弟…。」

季子衿頭也不抬,立馬回應道:「那你將他弄醒。」

「不,還是算了!」

吳常忙擺手,這可開不得玩笑。

要真讓他敞開了說,那不得說上三天三夜,想想腦仁就隱隱生疼。

不過小三的話也太難聽,看來只能等他醒來,為老大解釋一番。

什麼掘爺墳,真正的石瓶藏在另外一個地方,假的才是陪葬品。

他,想什麼呢?

良好的睡眠質量,從老神棍被敲暈開始。

眨眼間,天亮了。

雨後的小孤山空氣清新,活着真好。

「好,好啊,你們倆真行!吳常你不愧豬大腸之名,萬年沒老二啊!」

「你踏馬又敲我後腦勺,老子跟你不共戴天!」

痛醒來的老神棍頓知怎麼回事,還未起身就是一頓狂噴。

吳常聽後當即炸毛,上前就是一頓扭打。

叼根草的季子衿似早已見慣不慣,看會兒戲後頓覺無趣,上前一把將兩人分開。

「等下還有正事呢,忙完再打。」

……..。

「阿公,我們給您送糧食來了。」

昨日里聽老二講述,承蒙鄉親不計前嫌,救命之恩當表示一番。

幸好逃離涼城前,將全部家當帶在身上。

三人一合計,去隔壁大鎮上買了一些東西。

季子衿的大嗓門,將鎮上人都吸引過來。

馬車上那一袋袋糧食,不正是他們眼下所缺的嗎?

之前還在為這事發愁,想不到一轉眼…。

看來,這兩小子在涼城混得不錯,出息了!

鄉親們議論紛紛,很是眼紅。

可他們不知道的是,季子衿在涼城那不是一般的出名。

「悍匪中的悍匪!」

涼城南區廣場事件發生後,也不知李虎和趙歡是怎麼商量的。

一通說辭上去,弒天堂高層震怒,派發追殺令!

季子衿陰謀害死熾日之人,從而導致戰火發生,死傷無數。

膽大包天,害死鄭老。

更有甚者,坑殺弒天堂南區所屬五十二人後叛逃。

有好事者,將其之前經歷一一扒出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可謂是觸目驚心,挨誰誰死!

活脫脫一個喪門星!

就是李虎看後,也是瞠目結舌。

在他眼中一個隨時可捏死的螞蟻,居然有如此「輝煌」的履歷。

他,栽得不冤!

沒死,算命大。

問題來了,季子衿如人間蒸發般消失不見。

李虎現在也很是頭疼,但好在躲過一劫。

賬,總有一天會算清。

經此一事南區恢復平靜,但也僅限於表面。

返鄉的季子衿那知,涼城因他已炸開鍋。

「小崽子,這是糧食?」

阿公顫顫巍巍上前,手指發抖指向馬車,他一輩子沒見過這麼多。

「是的,阿公。」

季子衿笑着上前,從馬車上提起兩袋遞給阿公兒子。

頓時令他發獃般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之前他對父親所行還有所抱怨,可現在…。

季子衿拱手間,站在馬車上道:「大家都有份,以前年少不懂事,多有冒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