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 第7章 詭物

這時候季子衿也反應過來,渾身上下摸個不停。

「黃粱一夢?」

之前去的地方,讓他有點分不清現實和夢境。

見是烏龍一場,季子衿熱鬧的房前,鄉親們慢慢散去。

只不過離開時看老神棍的眼神,透露出絲絲邪門的意味。

「真尼瑪見鬼!」

這是鄉親們真實心聲。

尤其是李大壯,哼唧中看向某人,很是得意。

「我說你倆狗日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初不是說好等我嗎?太不夠義氣!」

老神棍看着兩人越想越氣,越氣越說。

那吐沫星子,都快噴到兩人臉上。

三人在小孤山鎮,可謂都不討人喜,被趕出後相約結伴闖涼城。

可季子衿兩人倒好,一聲不吭丟下他就跑。

等他到時,哪還有人。

現在,雙手叉腰的他需要一個解釋。

當初,為什麼要放他鴿子?

吳常看向季子衿,眼神示意:「你平常不是能說會道嗎?來,展示!」

「那個,那個…。」

半炷香時間過去,季子衿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總不能直接告訴他:你不適合。

那樣太過傷人!

況且人家還救你一命。

「我靠,這東西怎麼還在?」

半天憋不住個屁來的季子衿,不小心觸碰到胸口位置。

急往懷中一探,石瓶出現。

吳常當即臉都嚇白,一把將老神棍拉到面前,迅速躲在其身後。

「叮噹。」

季子衿嚇得直接脫手,石瓶摔落地上。

「這有什麼?不就一破瓶子,不想給我個說法就直言,何必搞這出?」

老神棍一副鄙視模樣,悠然將地上瓶子拾起,觸手冰涼有質感。

「我之所以變成這樣,就是因為這鬼東西。」

「它,老邪門!」

吳常也在一旁點頭,快速補充道:「這瓶子會噬人!」

「啥?」

老神棍眼神像看白痴似的,向兩人望去。

可隨着吳常的訴說,手中石瓶似燙手山芋,「咻」的一下被他拋飛,再無之前淡定。

連續碰撞聲後,屋內陷入片刻安靜。

此時季子衿才知,吳常是怎麼活下來的。

但其口中的黑色孔雀,是什麼?

「咋辦?」

沉默中,吳常突然開口。

「涼拌。」

季子衿想起之前的遭遇,無力回應。

「這石瓶,真有你們說的那麼邪門?」

「我看看。」

老神棍為了彌補之前不佳形象,慢悠上前。

而後,小心翼翼蹲下身體。

盞茶功夫過去,他還是沒觸碰地上石瓶。

季子衿和吳常還想等他以身試法,眼睛瞪得發酸,還是沒見其有所動作。

鄙夷間,兩人見老神棍將石瓶拾起。

見證奇蹟的時刻到了!

兩人相互對視間眼裡有興奮,亦有恐懼。

「這也就一普通瓶子,沒你說的那麼邪異。」

老神棍嘀咕下,眼咕嚕直轉:「我願吳常,墜無間。」

「小三你這狗日的不要碧蓮!詛咒老子幹什麼?」

吳常怒而猙獰,手心全是汗的他,將季子衿拽得死死的。

季子衿見他這慫樣,目光示意其看去,石瓶毫無反應。

「我願,季子衿變狗!」

「我願,…。」

老神棍許願上頭,石瓶依然安靜如初。

季子衿大着膽子走上來,一把將石瓶薅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