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 第6章 好人不長命,禍害留千年

世人常言:人死入黃泉,孟婆湯來成雲煙。

黃泉沒見着,湯也沒喝上。

電閃雷鳴、陰風呼號差點將他嚇尿不說,冥冥中不知何處,竟有道微弱的聲音不斷呼喚着他。

「歸位!歸位!」

之前若有若無的牽引力,此刻竟強烈無匹。

好像他天生就屬於此地,就應該歸屬此地。

「怎麼辦?怎麼辦?」

季子衿內心甚是惶恐,這是死也不得安寧啊!

突然間,路途之上孤墳映眼帘,墳前簡單的一塊石碑,其上貼有一枚鬼畫符般的符籙。

「嗯?這是?」

季子衿心中有股強烈的預感,這東西有用。

努力掙扎着往其所在飄去,內心危機感飆到頂峰。

千鈞一髮之際,一把將其拽下。

這下,可不得了!

石碑炸裂,天地震動。

四方六合,開始崩塌。

「我這是,闖禍了?」

季子衿感覺墳地下,有一雙眼睛緩緩睜開,猶如絕世凶人復蘇。

光是散發的氣機,就令他心悸惶然。

要不是手中符籙發光,他可能已經無了。

異變再生,季子衿手中符籙開始融化,逐漸和其靈魂水**融。

下一刻,季子衿好似變了個人。

晦澀言語從其口中自然吐出,化為一個個奇異符號沒入眼前大地。

當一切暫時安靜下來,季子衿發現,他自由了!

牽引力,沒拉。

突然,季子衿感覺,剛才那微弱的呼喚聲再次響起。

「季子衿魂兮歸來,魂兮歸來…。」

還以為是幻覺的他,到處觀望。

漸漸的,聲音由遠及近。

「魂兮歸來,歸來…。」

「嗯,我怎麼聽見小三的聲音?」

迷糊的他,下意識往聲音傳來之所匆忙飄去。

「啊…!」

突然而來的一聲驚叫,差點將面無表情,默默燒紙的阿公給送走。

因為他,離棺材最近。

其他人恍若無覺,在老神棍引導下跳得愈加起勁,深深陷入那種,為『親人』送行的悲思境地。

原來是季子衿循着呼喚聲,闖入未知之地墜落。

巨大的恐懼將他驚醒,魂歸身體而發。

靈魂三問由是發出:我是誰?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

以至於醒過來,他都是懵的。

迷糊睜眼,好似有什麼東西飄落到臉上。

舒展着僵硬的手拾起來看,臉頓時黑下來。

「這不會是,吳老二燒給自己的吧?」

晃神間,熟悉的面龐映入眼帘。

「阿公,好久不見,您也下來了?」

想想也是,阿公年紀大了。

而後頹然嘆息,他都三年沒回小孤山鎮,當真是物是人非。

阿公氣得牙齒磕磕作響,恨不得拿起手中拐杖給這小崽子來一下。

他說的,是人話嗎?

老人家我如今身體還行,閻王想勾搭老子,還得等上不少歲月。

真尼瑪活見鬼!

之前對老神棍鬼神之言不信的他,當活生生的例子擺在眼前時,內心難免有點波動。

他之前也檢查過季子衿身體,屬實沒救!

內心不由思忖,當初將他趕出是不是有些過分。

鄉親們的貧苦生活,是否也需點精神慰藉?

就算是當做信仰、希望也是好的。

「別跳了,小崽子活過來了。」

「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