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 第5章 三碗飯幹下去,見誰都是神靈

小孤山鎮。

隨着吳常兩人回來,打破這裡的平靜。

「聽說了嗎?季子衿那缺德又冒煙的狗崽子回來了。」

「什麼,趕緊把我家雞藏好,免得被他禍禍。」

「藏什麼,那小子離死不遠。」

「啥?」

「快去看看,聽說是狗大腸帶回來的。」

「阿公已進去好久,其言回天乏力。」

他們口中的阿公會點醫術,在小孤山鎮德高望重,是碩果僅存的老人之一。

小孤山鎮不大,人口卻頗為密集。

這樣做的好處是:在遭遇凶獸攻擊時,可迅速應對。

壞處就是:哪家有個風吹草動,大家都知道。

這不一傳十,十傳百。

很快,季子衿老土房門前聚集着很多人,大多都是來湊熱鬧,順便看笑話的。

當年季子衿和吳常兩人,可沒少折騰他們。

現在遭報應,自然得來瞧瞧。

尤其是跟他們瓜葛較深的村民,恨不得闖進屋內看個究竟,道一聲你這B崽子也有今天。

「吱呀」的開門聲。

吳常臉色憔悴,滿眼疲倦開門將阿公送出。

突然看見門口圍觀的眾人,心緒複雜難言。

誰無年少輕狂時?

吳常苦笑看向四周,面色憔悴,眼神晦暗,而後朝着大家深深鞠躬。

為他,也為季子衿。

過去雖有矛盾,但都是些雞毛蒜皮小事。

經歷過生死的吳常早已看透,如今再見當年熟悉人,不免唏噓。

原本打算嘲笑兩句的人,此時看其蕭瑟背影。

一時間,不免也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說起來,這兩小子也是可憐。

雖有可恨之處,但也是形勢所逼。

生活,向來不易!

「狗大腸,可以請老神棍來看看,他或許有辦法也說不定,死馬當活馬醫唄。」

狗大腸,是小孤山鎮人給吳常起的外號。

因為他總是跟在季子衿後面為虎作倀,名副其實的狗腿子。

再加上他的名字,外號由此而來。

要是以往,吳常不得跳上石頭直罵娘。

可此時的他,哪有這個閑心。

不過,這話倒是點醒了他。

一拍大腿暗道糊塗,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門都未關的,急匆匆離去。

「李大壯,虧得還以為你是老實人,支的啥招?」

「你這人也太記仇,兩小子不就調侃過你婆娘幾句,至於嗎?」

李大壯口中的老神棍其實並不老,跟季子衿兩人年紀差不多大。

只是他說話神叨叨,並且有點老氣橫秋,故而才有這叫法,是專門給人算命看風水的。

這潛意識的,不就是讓人準備後事。

說來也是好笑,季子衿三人在小孤山鎮俱是奇葩的存在,皆是被趕出去的。

季子衿和吳常兩人被趕出去的原因,是引起公憤,不得不為之。

而後者卻是妖言惑眾,整天談神言鬼,弄得人心惶惶。

最後阿公無奈將他趕出,因其年幼沒去處,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假裝不知道。

由是老神棍至今,還居住在小孤山鎮的某個角落裡。

吳常此番要找的人,就是他。

好心被當驢肝肺,李大壯憋紅着臉想揍人。

鎮上有個疑難雜症,私底下找的不是他?

大家都心知肚明,在阿公面前裝什麼大聰明?

吳常拔腿狂奔,跌撞着跑到一處用石塊壘好的簡易圍牆前。

「哐當」一下,大門破碎,剛好砸在一人頭上。

「張叔您看,我算得准吧?這都不用出遠門。」

說話的是個跟吳常年紀般大的少年,唇紅齒白,面如冠玉,但一身打扮卻是不倫不類。

發白的道袍隨風飄揚,其上幾處窟窿頗為惹眼,凌亂的頭髮插着髮髻,似掉欲掉。

此刻的他,快速上前攙扶着一人直絮叨。

那人木愣愣看着手上的血,又看看面前瞪大着眼的肇事者。

「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