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攝政王他只想以身相許] - 第1章 小公爺是個女人

  天旋地轉!

  鶴時月還沒回過神,就被男人壓在塌上!

  耳邊是男人魅惑的嗓音:「堂堂定國公府小公爺,竟然是個女人?」

  鶴時月腦子裡『嗡』的一聲,渾身的血液瞬間凝固。

  「胡說八道!我乃是定國公府獨苗,誰給你的膽子敢污衊我!」

  男人喉間溢出一聲輕笑,聽不出他的情緒。

  「哦?你是男人?那又為何與我在青樓里顛鸞倒鳳?」

  那撩人的嗓音,像是踩在鶴時月的心尖上跳舞一樣,惹得她的小心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

  可此刻,鶴時月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殺了這個男人!

  知道她的秘密的人,必須死!

  可不等鶴時月反應,男人忽然湊近,輕輕地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

  酥**麻的感覺瞬間襲遍全身!

  鶴時月氣紅了臉,張牙舞爪的朝着男人撲了過去!

  可她剛靠近,男人眼神兒一凜,手刀一起,鶴時月只覺得後腦勺突然一沉,她便整個人便暈了過去。

  男人小心翼翼將她攬入懷中,手指輕輕的描繪着她的輪廓,眼尾隱隱有些泛紅,可又被他極力剋制住。

  不多時,侍衛拎着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出現在房內,「王爺,下藥的人抓住了!」

  「交代了?」

  蕭肆垂下頭,不去看內閣里的旖旎風光,恭敬道:「是,此人是收人錢財,在小公爺的酒水裡下藥的,然後……誣陷小公爺欺凌清白女子,讓她身敗名裂!幸好王爺來的及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呵!」帷幔後,傳來一聲冷笑。

  半死不活的男人幽幽的抬起眼,還沒看清帷幔後那道身影,只覺得一陣掌風襲來,那人便狠狠的砸在牆上。

  「饒,饒命啊……」

  那人嗷嗷的慘叫着,顧不得身上的疼痛,急忙爬起來跪地求饒。

  帷幔後,悉索的布料摩擦聲傳來,隨後,一抹頎長的身影從帷幔後走了出來。

  金冠束髮,一襲黑色錦袍,高貴無情。

  「饒命?」

  君麟奕戲謔的看了地上男人一眼,「本王幾時說過,要你的狗命了?」

  「多謝王爺!」那人大喜,連忙磕頭跪謝,「小人再也不敢了!多謝王爺!」

  可他還沒高興多久,頭頂便傳來魔鬼般的聲音:「去,把他的十根手指給剁了。」

  男驚恐的抬起頭,「王爺……」

  「你不是愛錢財麽?本王正好興緻好,就滿足你。一根手指一百兩。」

  「啊!」

  慘叫過後,一切歸於平靜。

  君麟奕滿臉嫌棄的用帕子擦乾淨手,這才轉身來到帷幔後,看着床上毫無反應的人。

  良久,他輕嘆了口氣,仔細的替鶴時月將衣裳穿好,隨後抱着她從後門離開。

  次日天大亮,鶴時月醒來時,一睜眼,看清眼前古色古香的環境後,長長的嘆了口氣。

  她穿越了。

  三天前,21世紀的戰神世家繼承人鶴時月,因至親的背叛,死在一場戰鬥中。

  醒來時,卻發現自己成了大楚朝,定國公府的小公爺鶴時月。

  原主身為國公府嫡系獨苗,自幼萬千寵愛於一身,可卻身患隱疾,不能人道。

  旁人都以為她是天生不足,可只有鶴時月自己心裏清楚,因為她是個女人!

  三天前,鶴時月在親爹的逼迫下,不得已娶了丞相府的千金,本來是一段佳話,卻不想大婚當天,閉關了五年的攝政王突然出關。

  而出關的第一件事便是,給鶴時月送了一份大禮——私生子一枚!

  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