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 - 第2章 神醫墨寒(2)

的名號叫墨寒,這塊玉佩是當今聖上所賜,見玉佩如見聖上親臨,我一生未娶,孑然一身,你外公是我至交好友,你是我唯一的徒兒,這玉佩就贈予你,希望你入京以後也能有所依仗,不會任人欺負。」

顧錦歌呆愣在了原地,一個其貌不揚,邋裡邋遢的小老頭,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神醫墨寒,而這個神醫居然就是她的師父。

「丫頭,發什麼呆呢!看你這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入京城也是丟人現眼,哼。」墨寒冷哼一聲站了起來,卻把玉佩塞在了顧錦歌手裡。

轉身的一瞬間眼睛通紅,有淚光閃爍,自己一手帶大的徒兒,如今也要自己高飛了。

「師父,您的大恩大德,徒兒無以回報。」顧錦歌握緊手裡的玉佩,重重的磕了一個響頭。

墨寒再也綳不住了,轉身扶起地上的人,哽咽道「該死的壞丫頭,就是要讓老頭子落淚是不是。」

「師父……」顧錦歌再也綳不住,撲進了老人懷裡,大哭了起來,失去母親的痛苦,一個人孤苦無依的害怕,近日來壓在心裏的悲傷決堤,一發不可收拾。

墨寒撫摸着孩子瘦弱的後背,一點肉也沒有,分外的硌手,身上的衣服還是濕的,他心疼道「孩子,心裏苦就哭出來,師父在呢!」

「師父,嗚嗚…我…我再……我再也沒有娘了,……我是個…沒爹沒娘…的孩子了。」顧錦歌揚起滿臉淚痕的小臉,哭的肝腸寸斷。

墨寒嘆了一口氣,擦拭着女孩的眼淚,勸慰道「我知道你恨你父親,可他到底是你的父親,你去了京城可不許再說這樣的話知道嗎?」

顧錦歌沒說話,到了京城她自然不會說這樣的話,她早晚會親手了結了這個狼心狗肺的畜生,讓他跪在母親和外祖父的牌位前懺悔和贖罪。

顧錦歌稍微平復了一下心情,擦乾眼淚,在一旁坐下。

墨寒眼神飄忽起來,眼裡滿是回憶。

「你外祖父是個文采出眾的人,當年一舉考的狀元,曾多次受到皇上的讚揚,後來因為看不慣官場的結黨營私爾虞我詐就辭官回家了,當年我就是他唯一的至交好友,後來告老還鄉我也是來了這裡和他作伴,他這一生做的最後悔的事情應該就是把你母親許配給顧承恩了吧!」

這些事情顧錦歌都不知道,她聽着師父的講述,逐漸安靜下來,怪不得那個狼心狗肺的畜生也能一舉高中狀元,原來外祖父居然是這麼厲害的一個人。

顧錦歌知道,入了京城可就不是在這鄉下這樣打打鬧鬧了。

那個所謂的丞相夫人,將軍之妹也不是個好相處的。

她能瞞天過海,讓顧承恩一個有妻室的人變成髮妻早亡,可見是個心思不純的人。

這些年,若不是她精通醫術,不知道被毒死多少次了,若是沒有她的手筆她也不信的,不是沒有想過去京城告狀,去揭發顧承恩的謊言,可也要到的了京城才行,明裡暗裡多少次被刺殺,若不是母親聰明,帶着她早早地躲進深山居住,怕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