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 - 第2章 神醫墨寒

顧承恩大概忘記了,他還有一個素未蒙面的女兒,今年十四歲。

顧錦歌渾身濕漉漉的下山,她表情冷漠,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村口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翹首以盼的張望着遠方,像是在等什麼人,終於在泥濘小路的盡頭看到了一個孤寂的身影。

他邁着蹣跚的步伐迎了過去,嘴裏還在大聲的呼喊「丫頭,丫頭啊。」

顧錦歌聽見聲音,看着老人快走幾步,扶住老人的手臂,語氣里滿是責備「師父,這剛下完大雨,路滑着呢,你出來做什麼。」

「不知好歹的臭丫頭,還不是擔心你,大家都回來了你一個人在山上做什麼。」老人嘴上說著責備的話,眼裡卻滿是心疼。

「好了師父,我先扶你回去。」

顧錦歌也不和老人爭論,這個世界上,大概只有師父會真的關心自己吧。

從自己記事起,師父就在村子裏了,是一個會點醫術的小老頭,和外祖父交好,對自己也是寵愛有加,在四歲那年就開始教自己醫術,對自己恩重如山,和自己的親人一樣。

扶着老人回了老屋,這是師父的家,屋子裡全是藥材,滿屋子都是葯香,和外祖父一樣,給村民看病很少收錢,是個脾氣古怪,刀子嘴豆腐心的小老頭。

「先坐着,我給你倒杯熱水,以後下雨就少出去知道嗎?上次摔倒在床上躺了半個月忘記了嗎?」

老人沒說話,看着和平時一樣嘮叨,沒有什麼異常的丫頭,眼裡全是心疼,這個倔強的丫頭,在山上發泄完了才回來吧,她的心裏得有多苦啊。

顧錦歌倒水的手頓了頓,平時師父應該是會毫不客氣的懟她的,今日怎麼格外的安靜,她露出一個微笑,開口道「師父,我明天就要回京城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你真的想回去嗎?可考慮清楚了?」老人一臉凝重,心裏雖然不舍可也不會強留下她,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只是選擇好了就沒有後悔的餘地了。

「是,想好了。」顧錦歌把茶杯放在老人旁邊的桌子上,隨後跪了下來,磕了一個頭,抬頭的瞬間眼裡有閃爍的淚光「徒兒不孝,不能給師父養老送終。」

老人伸出滿是褶皺的手,摸着眼前孩子的頭,許久沒說話。

顧錦歌也不說話,直挺挺的跪着,任由老人慈愛的撫摸自己,走了以後,恐怕再也沒人會這樣心疼自己了。

「先起來吧,既然要走,師父就送你一個大禮。」

老人說完就起身往裡屋走去 ,顧錦歌看着老人蹣跚而去背影,沒有起身,依舊跪着,眼裡雖然有疑惑,可還是安靜等候着老人回來。

許久,老人才出來,在顧錦歌前面的椅子上坐下 ,手裡拿着一塊龍形的玉佩,他表情凝重道。

「接下來師父說的話,你可牢牢要記住!知道嗎?」

顧錦歌看着師父越發嚴肅的表情,不由也認真起來,鄭重的點頭,靜待師父開口。

「老夫本是太醫,六十歲從宮裡告老還鄉,後定居在這山村,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