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神醫嫡女:寵妃她風華絕代] - 第10章 人言可畏

「這可是大恩啊!確實應該迎接入府接受供奉,畢竟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沒錯,我看丞相也不是那等忘恩負義之人。」

「切,他要是記着恩情就不會把女兒丟在鄉下不管不問了!」

聽着周圍的議論聲,顧承恩頭上流下了冷汗,若是他停妻另娶,氣死恩師的事情傳了出去,不但丞相之位會保不住,小命也要交代了。

這就是人言可畏,顧錦歌就是算準了在大庭廣眾之下她們不敢拿自己如何。

聽着周圍的議論聲,顧承恩只能硬着頭皮跪了下來。

顧錦歌又看向了其他幾人,冷聲道。「我母親是原配夫人,正正經經明媒正娶的,你們身為姨娘庶女,還不跪下迎接主母入府。」

陸筠清緊緊攥緊了手裡的帕子,臉色陰沉的可怕。

顧承恩都下跪了,她們還能說什麼,外人不知道這其中的事情,她們可是都心知肚明。

見她們還不跪下,顧錦歌冷笑 一聲道。「既如此那就繼續耗着,反正我也不怕丟人,事實就是事實,你我都心知肚明,我也不怕魚死網破。」

這話可把顧承恩嚇的不輕,他本就心虛,如今更是害怕了,他怕魚死網破啊,萬一事情傳了出去,可就要滿門抄斬啊,欺君之罪可不是開玩笑的。

陸筠清又怎麼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她很不甘心,就這樣被一個丫頭給拿捏了,可她必須大局為重,等入了府,她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她。她呼出一口氣,跪了下來。

「妾迎夫人入府。」

這一字一句都是她從牙縫裡擠出來的,她不甘心,很不甘心。

顧清瑤見夫人都低頭了,聰明的她立馬就跪下了。

「女兒迎接母親入府。」

顧麗瑤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不該跪下,顧錦歌冷冽眼神瞬間就鎖向了她。

她心下一驚,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女…女兒迎接母親入府。」

顧傾城美麗的臉上滿是寒霜,她死死盯着顧錦歌那張面黃肌瘦的臉,心裏的恨意要將她淹沒了,她可是未來的太子妃,怎麼能向一個低賤的女人下跪。

「妹妹,你是要做那大逆不道之人嗎?」顧錦歌臉上帶着森然的笑意,一字一句都敲在了顧傾城心裏。

可顧傾城的高傲不允許她下跪,她的舅舅是赫赫有名的大將軍,她深得太子和各位皇子的青睞,她是第一美人,才名遠播。她是高傲的九天玄女,她怎麼能向一個身份低賤的人下跪。

一瞬間兩人僵持不下,顧錦歌也不着急,反正耗下去對她也沒什麼損失。

「傾城!」陸筠清實在是不想再丟人現眼了,只想快點讓顧錦歌入府。

顧傾城看着母親那滿是無奈的眼神,她咬了咬牙,跪了下去。

此時對顧錦歌恨到了極點,今日受此屈辱,她將百倍奉還。

陸錦歌又掃向了其他侍衛,眼裡的警告之意那麼明顯。

一時間,丞相府門口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只有一個披麻戴孝的女子站在那裡。

她眼神看向了一個侍衛,吩咐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