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丑妃有點凶》[神醫丑妃有點凶] - 第4章 解毒(2)

br>楚晚晚眸底划過一抹森冷,背後下毒之人果真謹慎又狠毒,為了不被發現,給原身下這種難以發現的慢性毒,還毀了原身的容貌。
細細思量,最有可能的人,就是施姨娘母女了。
「呵!」楚晚晚用繡花針挑破臉上幾條凸起的血管,任由裏面的毒血流出來,以此減緩毒性蔓延。
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針眼下的傷口才漸漸停止滲血,只是血已然帶着淡淡的紫色。
心知這毒不是這麼容易解的,楚晚晚淡定地用帕子擦去臉上的血污,喚綠裳給她打盆水,洗了臉,又換了身衣裳,這才歇息。
夏王府。
夏墨晏端坐在書案前,雙眼緊閉,額頭上滿是豆大的汗珠,臉色緋紅,雙手緊握成拳,好似在極力隱忍着莫大的痛苦。
「唔!」他低聲**。
緊閉的書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主子,風神醫來了。」無塵滿臉擔憂地提着滿頭白髮的風神醫,急匆匆地進了門。
風神醫見他臉色緋紅,渾身大汗,準備嘮叨幾句都被他咽了回去,動作麻利地取出銀針,扒掉夏墨晏的衣裳,行雲流水地下針。
一炷香的功夫,夏墨晏就被紮成了刺蝟,而風神醫也停下動作,微微喘息片刻。
「不是還有三日才是毒發的日子嗎?你家主子又做了什麼找死的事!」
風神醫怒其不爭地看着夏墨晏,「早告訴過你,你要動用內力,否則我還沒找到救你的法子,你就毒發身亡了。」
夏墨晏微微抬起眸子,笑得冷清:「並非我找死,而是有人不想讓我活。」
這話一出,風神醫也只是輕輕嘆息一聲,無話可說。
這皇家的事情,豈是他能多嘴的。
待時間夠了,風神醫面色如常地收針,又拿出一顆早就準備好的藥丸放入水中化開,遞給了夏墨晏,「喝了。」
夏墨晏沉默地喝下黑乎乎的葯汁,這才覺得像是被火灼燒的身體微微舒服了些。
「多謝風神醫。」
夏墨晏靠在椅背上,眼神裡帶着幾分感激。
如今他是宋國唯一的異姓王,小皇帝剛登上皇位,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除掉他,而夏王府的老王妃和她那個親生兒子又巴不得他快點死,攪得他身心俱疲,一不小心着了小皇帝的道,中了焰毒。
若非風神醫,他早就死了。
風神醫端坐在他對面,仙氣飄飄地擺手,「我平生最喜歡解決這種大麻煩,只要你不死,我一定儘力給你研製解藥。」
夏墨晏應了一聲,便閉上了眼睛。
「我昨日翻了古書,得知有一味藥材,或許能解你的毒。」說著,風神醫就拿出一張紙,上面正畫著那味藥材的外觀,寫着藥材的名字。
看着紙上的藥材,夏墨晏睫毛微微顫抖了一下。
若真能解他的毒就再好不過了,這焰毒整整折磨了他五年,這五年他一邊隱忍,一邊尋找解藥,過得簡直生不如死。
夏墨晏緊捏着紙,慢慢冷靜下來。
「去找。」
他低聲開口,無塵便悄無聲息地帶着風神醫離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