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丑妃有點凶》[神醫丑妃有點凶] - 第3章 借題發揮(2)

,她直來直去的女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古靈精怪了,她剛才明明想說算了。
可女兒都這樣說了,不小懲大誡一番,難以服眾。
白蘇正了臉色,看着施姨娘和楚月兒說道:「我也罰重了,罰你們三個月的月……」
「娘也覺得三個月的月錢少了對不對?女兒覺得,半年的月錢就差不多了。」楚晚晚打斷白蘇的話,三個月的月錢豈不是太少了,半年都是她手下留情。
白蘇看了女兒一眼,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就罰半年的月錢,以後你們要謹記自己的身份,不要讓將軍府蒙羞。」
「是。」施姨娘和楚月兒忍住心中怒氣,向兩人行了一禮。
白蘇點了點頭,疲倦地擺擺手,示意兩人先退下。
楚晚晚卻笑着倚在白蘇的身邊,嬌聲說道:「娘親,剛才姨娘還說女兒把姐姐拉下水了,娘親就不關心關心女兒嗎?」
這話一出,楚月兒的臉色微微一變。
她在長亭上答應楚晚晚,會把紅玉交給夫人處置,但一回府就來找白蘇告狀,把罪責都怪在楚晚晚的身上,現在楚晚晚舊事重提,紅玉恐怕難逃一罰。
白蘇把楚月兒臉色變化看得分明,臉上的笑意也消減了幾分。
要說她女兒把楚月兒拉下水,那也是在她女兒落水的前提,那她女兒怎麼會落水?
她平日不計較,不代表她也不管女兒的死活。
「月兒,到底怎麼回事。」白蘇柔聲開口,卻帶着幾分威嚴。
楚晚晚聞言,仰頭看向母親,忽然覺得原身記憶中的母親好像跟本人有偏差,她的娘親,並沒有記憶中的那麼軟弱。
「母親,今日游湖人多,妹妹一不小心絆倒,這才落入湖中的。」
楚月兒面色恢復如常,淡定地說道。
「才不是呢!」楚晚晚哼了一聲,指着她身後的紅玉說道:「當時就是紅玉把我絆倒的,這麼冷的天,女兒在水裡泡了好久,險些淹死了,娘親,你可要為女兒出氣啊!」
這話一出,紅玉雙腿一軟,撲通跪在了地上,「夫人,奴婢不是故意的,人太多了,奴婢是不小心。」
「不小心看着我掉下水都不拉我一把?還不小心牽連了姐姐嗎?那紅玉實在太不小心了,都伺候不好主子,賣了吧。」
楚晚晚雲淡風輕的一句話,讓楚月兒心裏恨得牙痒痒,面上卻不能顯半分。
「母親,紅玉是因為家中出了事情,一時情急,這才大意了。」
白蘇卻皺起了眉頭,看着底下的紅玉,道:「當初紅玉賣身進府時,不是說家中遭了難,就剩她一個人了嗎?」
漂亮!楚晚晚在心裏為母親歡呼,紅玉家裡的事情她一無所知,但作為主母的白蘇卻是很清楚的。
楚月兒俏臉微白,正要開口,旁邊的施姨娘便說道:「是我看紅玉這丫頭可憐,讓人留意一下她失蹤的弟弟,沒想到還真找到了,夫人您說,這是不是將軍府的福報?」
白蘇微微一頓,隨即說道:「既是福報,那也算是紅玉的福分,但這可不是她懈怠小姐的由頭。」
「來人啊。」白蘇輕呼一聲,便有兩個凶神惡煞的婆子進了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