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暢遊花都》[神醫暢遊花都] - 第一章 下山

鳳凰山。
一老一少,站在山頂,俯視萬物。
「老頭,你什麼時候這麼有情調了,這麼一大早上的,把我叫起來陪您看日出。」
趙銘嬉皮笑臉的詢問道。
自己師父啥人他最清楚了,十足的老頑童,為老不尊,喜歡插科打諢,所有平時師徒交流非常的隨意。
「徒弟,我要離開一段時間!」
楊青山說完嘆了一口氣,和以往說話聊天方式完全不一樣。
事出反常必有妖,趙銘眉頭一皺,師父這是怎麼了?
「你已經繼承了我的衣缽。」
楊青山轉頭認真的看着趙銘,「你也老大不小了,下山吧,我們杏林堂的東山再起,發展壯大就靠你了!」
「老頭,你怎麼這麼嚴肅,像是和我訣別!」
趙銘雖然平時和楊青山嘻嘻哈哈的,但是他在自己的心中地位是不可撼動的存在。
要知道十五年前,不是師父出手相救,自己恐怕就葬身火海一命嗚呼了。
「這是十個婚約,和為師給你的一封書信,下山去找你的未婚妻,開枝散葉吧!」
個女孩子獃獃的看着趙銘。
四個人尬住了!
楊青山把一沓紙遞給了趙銘。
「師父,我不想走!」
趙銘轉回頭看着眼前熟悉的場景,這可是自己生活十五年的地方,突然讓他離開,還真的是捨不得。
「你不是想要知道你的仇人是誰嗎?
只要你按照書信上的要求做,去阜陽振興杏林堂,娶妻生子,開枝散葉,我就告訴你!」
「果真?」
趙銘聞言深色突然變得認真,甚至有些嚴肅。
這麼多年。
復仇是他終極目標,楊青山一直不告訴他。
「嗯!」
楊青山興奮的點了點頭。
「好!
我這就去!」
趙銘拿着書信和婚約,轉身收拾一下就下山了。
…… 去阜陽的路上。
趙銘拿出了書信,看了一眼就後悔了。
這下山的第一件事,居然是還一個人情。
書信上說,在阜陽有一個老兄弟,最近身體抱恙,需要趙銘出手救治。
「以老頭子多年的尿性,這件事肯定不是老兄弟那麼簡單,一定是收人家錢了,自己又不願意離開舒適區,所以讓我來了!」
趙銘氣嘟嘟的抱怨着,拿出電話,給師父打了過去。
「老頭,你是不是騙我呢?」
正如他所料,楊青山根本沒有離開,而是正在草屋吃着雞腿,喝着美酒呢,一邊喝還一邊說著:「徒弟啊,經常待在舒適區,是會讓人沉淪的,這樣的事情為師干就好了,你抓緊時間歷練成長吧!」
「老頭,你還好意思說我?
前些年,你說你有一個老友,在北域邊境受重傷,讓我去,我這一去就是兩年啊,我最後成為鎮北軍大帥。」
「還有,你說你一個兄弟,在中域受重傷,我去了才知道,人家是修羅殿主,到了就給我扣住了,非得讓我接任,不接任就不讓走!」
「服了,我也是吃一百個豆也不嫌腥,居然又上了你的套了!」
「這次你還騙我,你說吧,你什麼居心啊?
你吧唧吧唧吃什麼呢?」
楊青山微微一笑,「剛剛陳寡婦送來的雞腿,香極了!」
「你!」
趙銘不滿的呵斥道,「你個老頭,自己吃香的,喝辣的,把我趕下山,你真的是冷酷無情!」
「咳咳咳!」
楊青山清了清嗓子,說道:「你也知道,我這個

猜你喜歡